友妻的出軌

友妻的出軌



好朋友張耀輝是我的大學校友,畢業後留在上海工作,而且戶口也都遷入上海。他畢業後一年就結婚了,妻子是個東北女孩,叫李曉娜,和我們一樣大,在上海郊區某中學當教師。







友妻長得很一般,身材也不好,主要是乳房比較小,但屁股比較大,她一穿褲子就把屁股包得滿滿的,讓人浮想連篇。我經常想摸她的大屁股、親她的大屁股、咬她的大屁股,拿我的大肉棒在她的股溝處摩擦,再插到她的肛門?……





我在大學?交過幾個女友,但她們都是同時和好幾個男生談戀愛,我很反感這樣,次數多了我就對女人抱有不好的看法。而且我經常在電視、報紙上看到妻子出軌的報導,那時我不再相信愛情和婚姻,所以我根本沒有結婚的想法,但後來看到張耀輝和李曉娜的婚姻很好,我對自己以前的想法開始有所改變。







李曉娜打扮得很樸素,很少化妝,就是化也是化淡妝,穿得很正規,一般不會讓人對她有非份的想法,對耀輝和我也都非常好,我開始相信世上還是有好女人在的!







耀輝在一家港資大公司工作,因為表現不錯,工作第二年就當了一個部門的副經理。我先是當了幾個月白領,不習慣當奴隸的生活,就自己做小生意,還炒股票和黃金,雖然現在沒有賺到什麼大錢,但也買了自己的房子和車,銀行?還有六十多萬元存款。







時間很快過去了,畢業已經四年,耀輝和李曉娜結婚也有三年了,現在有個兩歲的兒子。我以為他們會繼續幸福地過下去,而我也準備找個好女人結婚。





但這一切都在一次意外的遭遇後改變了。一次我接了筆生意,到客人住的旅店談判,從上午談到下午,好不容易總算把合同簽下。就在我滿心歡喜地要走出旅店大堂時,看見李曉娜勾著一個男人的臂彎走進旅店。







那個男人不是耀輝,我三天前才到他們家去過,也沒有聽說他們倆離婚啊!





我開始生疑了。而且他們倆的肢體動作也太親密了,不像是普通朋友。





我看他們坐電梯到三樓,我馬上也上到三樓,看到一個女服務員,我問她:「剛才上來的一對男女住哪個房間?」她以要向住客保密為由沒有告訴我,我隻好回到大堂等他們下來。







我等了快一個小時他們還沒有下來,那女服務員卻來了,她問我:「那女的是不是你老婆?」我有點吃驚,但馬上反應過來,說:「是!」她讓我等一會。





過了幾分鍾,來了一個穿保安製服的男人:「你是不是想知道你老婆和那男人在房?幹什麼?」我說是,他說:「給我一千元我就帶你去看。」為防被騙,我先給了他五百元。







他帶我到了一樓的一個房間,?面有好幾台計算機。他打開一台,我先聽到傳出李曉娜的聲音,雖然聽出是她的聲音,但是「嗯嗯啊啊」的不知在說什麼。過了一會,畫面出來了,李曉娜的聲音也聽得較清楚了:「噢……求求你……把你火熱的精液……射在我?面吧……喔……」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難道……我一直很欣賞和敬重的友妻,竟……竟然……







保安告訴我如何拉焦距和轉動攝像頭,然後輕輕的關上門離開,讓我一個人呆在房間?。透過熒光屏,我看見房間的地上丟著一條西裝褲跟一件白色的絲狀透明胸罩,那件胸罩很眼熟,是耀輝半年前送給曉娜當生日禮物的情趣內衣!買這禮物是他拉著我一起去買的,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地上還有一條男人的四角內褲跟一件男人的襯衫,而茶幾上的是跟胸罩同係列的白色透明T字內褲,當然也是曉娜的了,我看到內褲底部有濕潤的痕跡。





現在那男人正一絲不掛的張腿躺在床上,我看到友妻李曉娜的背影,她竟也全身光溜溜的跨騎在那男人身上,跟他熱情地擁吻著。她的下體門戶大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男人毛茸茸的陰囊掛在下面,李曉娜粉嫩的菊門正對著我的視線,而濕漉漉的陰戶口正銜接著男人陽具的根部。







隻見那根肉棒在友妻的陰戶內緩緩地來回往上挺動,後來上挺的速度越來越快,大聲地傳來「沽滋、沽滋」的水聲,李曉娜呻吟的悶聲也越來越大,想必他們倆的熱吻還未結束。







隻見李曉娜的頭微微一擡,說:「你這個壞人……幹了一個小時還不射……





我還要回家給老公做飯呢!嗯……「說著便雙手扶到那男人的肩膀上,挺起腰將她一頭長發往後一甩,便將上半身定住不動,腰部以下已開始馳騁,看來李曉娜想早點結束她這段通奸行為!







伴隨著李曉娜咬著唇不住地呻吟浪叫,她上下騎著男人的速度也逐漸加快。





看到李曉娜不停地把頭前俯、後仰,她那把秀麗的長發也因甩動而更加嫵媚,我的肉棒禁不住勃起……







突然,李曉娜叫出了聲音:「喔……到……到了……噢……啊……」說著她便往前伏在男人的懷?,仍是不住大聲淫叫。我看見李曉娜股間的菊門一縮一縮的,兩人性器官交接處湧出大量淫水,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







男人伸手扶著曉娜的兩片屁股,終於聽到他說話了:「你這個賤女人,把我的雞巴夾得有夠爽……喔……看我不幹死你……」話沒說完,男人已經開始不停地大力往上挺,他雙手的手指陷入了曉娜的臀肉?,還有其中一隻食指伸向了曉娜的屁眼,弄得曉娜會陰部的肌肉不停地收縮。







揉著揉著,那隻手指竟然插了一節進去!「啊……啊……別……玩……玩人家……肛門……喔……好……好爽……」曉娜竟說出這種話,真是太不象話了!





「曉娜……喔……你下面夾得真緊……喔……讚……」那男人一邊繼續操著曉娜,一邊誇讚道。







我頓時怔在那?。想著我就這樣看著好朋友的老婆躺在床上,被別的男人幹到陰道內的嫩肉都翻了出來!這時曉娜的高潮卻讓我回過了神:「噢……要……





喔……要……丟了……啊……「這對奸夫淫婦的交合處傳來陣陣急促的」沽滋、沽滋「淫聲。







忽然聽到男人大喊一聲:「我……也要……射……射了……」隨即將曉娜的屁股往下一壓、肉棒往上奮力一挺,這一挺,腰部已然懸空。曉娜見狀開始擡起臀部,快速地上下套弄著男人的肉棒。隻見男人的陰囊一緊,過了三秒才放鬆;





隨即又一緊,曉娜的陰部往下一套,立刻沿著陰戶口周圍流出濃稠的白色液體。







「射……喔……趕快射……喔……全射進去……快……」曉娜叫著,腰部卻是不住地上下套弄。男人的陰囊就這樣緊了又鬆、緊了又鬆的來回了好幾次,曉娜的陰道口雖然已圍著一圈精液,她仍然奮力地幫男人把所有的精液射出來。





隻見當曉娜把屁股擡起的時候,陰道?的粉紅色壁肉便隨著男人的肉棒翻了出來;她往下套的時候,陰道?又擠出少許精液……終於,懸空的腰部摔落在床上,曉娜也伏在男人的懷?,兩個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息著。







男人射精後還舍不得把肉棒拔出來,依然深深插在曉娜的屄?;曉娜的屁眼也仍在一陣一陣的收縮著,想必是剛才那個高潮還餘力未消吧!







「噢……曉娜……還是跟你打炮最爽了……嗬……」男人竟然出言不遜。一聽男人叫出這名字,我就肯定沒有認錯人,她確實是朋友的妻子無疑。







過沒多久,曉娜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甩了甩她那頭長發,說道:「我們要趕快收拾一下,我要回家了。」說著曉娜擡起臀部,離開了男人的肉棒。那男人剛剛才射完精,他的肉棒還有八分硬,真厲害!







令我驚訝的是,曉娜一起身便向後退,雙腿張開跪在床尾,高高的朝天翹起臀部,頓時曉娜的股間大張,讓我一覽無遺。她粉嫩的菊門微微外翻,而她的整個陰部跟股溝底部的陰毛整片黏糊糊的;陰蒂跟小陰唇都因為充血而發脹,兩片張開的稍黑的小陰唇間填滿了精液,還有一道精液正從陰道口淌出,沿著大腿根部緩緩的往下流。







當我還在驚歎曉娜熟練地防止陰部?精液流出的同時,曉娜突然一把抓住男人的肉棒便往嘴?送,她上下吸吮了數次後,將長發撥向右邊,開始從左邊舔著肉棒的根部,我這才明白,原來曉娜在用嘴幫男人把汙穢的肉棒清理幹淨!





曉娜從側面上下地含著肉棒的莖部,又舔了舔男人的陰囊,然後微側著頭,伸手除去吃進口中的陰毛。她又把頭發向左邊甩去,從右邊幫男人把肉棒清理幹淨後,曉娜便將左手向後伸,按住陰戶口,以免?面的精液流出,又立刻將長發向後一甩,慢慢的起身,另一隻手卻伸到嘴邊除去陰毛,一邊說:「死鬼!害我吃到你這麼多毛!好了啦,我們要趕快回去,我老公要回家了,等一下我還要煮飯呢!」







此時男人的肉棒已經軟下來了,隱隱約約聽到男人說:「你老公真掃興!不然可以像上次那樣,你幫我吸硬了,我們可以痛痛快快的再幹一次!」







什麼上次?看來他們不是第一次了!看來曉娜也是個淫賤的女人。這時我突然想起大學一位室友說的話:「世界上的女人都是淫賤的,如果她還沒有淫賤,那隻是條件和時機還沒有到,隻要一到,她們根本就不會再顧及什麼道德、家人和朋友,毫不猶豫地淫賤起來!」看來這句話是真的!







我又給了那保安餘下的五百元,我問他有沒有把過程錄下來?他說有,我又再給了三百元叫他幫我刻成光盤。







晚上回家我召了個妓女,我和妓女邊看曉娜的精彩表演邊做愛,我一度把那妓女當成了曉娜。我以前就曾想過和曉娜做愛,我想現在時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