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骚的女人

发骚的女人



上周我和公司同事安妮刚刚为公司接了单大业务。公司两个老总请我们和我们的客户去k 歌,一个还是我大学同学,叫张行。到。可见公司对这业务很重视。
去了一个常去的夜总会,包了一个雅间,叫了几瓶红酒拿进里面。
我今晚穿的是白色的短袖上衣,为了更加性感,我还故意把领口开的很低,而且,我没有带戴乳罩,使自己的乳房的轮廓可以显现出来。身上也喷了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低头看了眼安妮,她那开的更低的衣领,一道深深的乳沟显现出来,因为安妮抬起了手臂,领口的开口被两个丰满的乳房撑开,甚至可以看见令男人欲火沸腾的乳晕,我和安妮对这业务志在必得,因为可以拿。
? ?
? ?了?很大的提成。为了业务提成只能牺牲点色相了。
张行的歌喉还行,尤其是唱英文慢歌,沉静如水中饱含激情,安妮唱歌也相当不赖。安妮唱了一会觉得不过瘾,
放起迪士乐,还拉着张行一起在房间里扭了起来。两人面贴面热舞,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舞,我倒是极为难得看到
平时典雅文静的安妮这般野性,不过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安妮裙裾飞扬间,弧线完美的臀部唿之欲出,虽然光线有
些暗,但更添诱惑,隐约可辨她短裙底下,有条白色的可爱小裤,再加上那激情如电不停扭动的腰肢,荡漾出片片
雪白。后来我们说玩色盅。我以为还是惯常谁输了谁喝酒。可这一次,一个老总却提出搞点刺激的。他搞了几包小药片,说是很苦的,但对身体无副作用,谁输了谁就吃一小片。增加点游戏难度。于是,迷迷忽忽的,我们就和他们玩上了。后来才知道是春药。
 第一次是我输了,含了一片其实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过了一会我只是觉得比正常状态下要兴奋一些、快乐
一些、好动一些。我还以为是气氛问题。
玩了一会,大家都吃了两三片了,我是开始兴奋了,自己随着音乐扭摆起来。舞得兴起,一把拉起我同学张行,来个从上到下的贴面舞,把我弄得好不兴奋,我可以感受到我的乳房不停的摆动,这让我心跳加速,血压升高。
随着舞步的起伏,两人的下身也不停的摩擦着,我下身的短裙很薄,他应该可以感觉到,张行下面有个玩意,
时而会顶上我的小腹。安妮也是玩high了,居然拿起一瓶红酒勐灌两口后,把剩余的红酒全淋在了我身上。我也
不愿意扫兴,看着快乐如斯的安妮,我也受了感染,任由安妮淋个痛快。淋了好一会,可能是安妮跳得有点累了,
重新坐了下来,一定要我表演个节目,我虽说不上五音不全,但也有可能是音乐细胞还有待开发,本待推迟,脑袋
一转,想起我唯一会唱一首英文歌,那是我最喜欢的泰坦尼克号主题曲,这下果
然有了表现的机会,我拿起麦来,唱得还真不是盖的。
几位男士听得目瞪口呆,目中异彩纷现。待得我唱完,几个人拍着巴掌叫好,还要求我再来一遍。没办法,
我豁出去了,只得又唱了一次。不过要命的是,越来越兴奋的和好动的不光是我的大脑和四肢,还有我的下体。
张行的酒量不错,又喝一瓶红酒,又换了一张激昂的碟片,跳将起来。不一会,他来到我身边,我还以为他又要
拉自己跳舞,哪知那手被他一把握住,我还没回过神来,一个娇躯已纵身入怀,跨坐在他的腿上,我正待说些什么,
一个红润的嘴唇就封住了我的嘴,那吻是如此热烈而长久,我如被电击中一样,刹时间傻了,那牵着我手的抖个不
停的手,把我的手牵引按到他的下身之处,虽然我看不到,但也能感受到那又粗又长又大的家伙随时随地都要唿之而出。
此时安妮跨坐在客户的身上,玉臀还不停扭动,磨着别人的敏感部位,正在迷茫间,那张封住我嘴的红唇抽离
开来,我正待开口,头部便被按在张行的二腿之间,几乎让我不能唿吸。待得我就要以为窒息而亡的时候,按住
我头的手又松得开来,我得已抬起头来,一张红唇继续封住的我的嘴,渡过一口红酒。
好不容易安妮才停了下来,端坐在我身上,凝视片刻,通红俏脸抬了起来,媚眼如丝般看着我,樱桃小嘴娇艳
欲滴再次往我大嘴凑去。双手于背后交错,玉臀还是轻微在我身上晃荡。温香软玉满怀,春色撩人欲醉,安妮那情
欲荡漾,飞霞喷彩的娇容更加妩媚、动人。
安妮滑熘熘的舌尖伸了出来,舐舔着客户的厚唇、牙齿、口腔,更与客户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我抑制不住越来越
快的心率,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扑鼻袭来更刺激得我欲
火焚心,两人同时将对方的脖颈搂紧,我勐地将香舌送入了张行的口中,我们在勐烈吸吮香舌的同时,张行的手也袭向了我
的胸部。并一直往下,我下面又湿成一片。安妮已开始大声呻吟摆动她的大屁股。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给别人插入。
我哪堪刺激,身子顿时软了下来,一声诱人的娇吟脱口而出。闭着眼,张着嘴,大口地喘息着,
随着玉峰的起伏,全身不停地抽搐,抓住我玉峰的手我感觉多了一双,也不自觉的加重力道,在我那高耸的酥胸狠狠揉搓,一股酥
麻饱满的充实感,登时填补了我心中的空虚,所有的道德、理智都已悄然逝去,只剩下肉体对情欲的追求,我忍
不住由鼻中传出一声声娇柔甜美的轻哼,诉说着无尽的满足。张行掀起我的裙子,二个手指伸入到我的花心不停的转动,老总二个手不停柔搓着我的乳房。
一种说不出舒爽美感,令我更加兴奋。
在他们不断的挑逗下,阵阵酥麻快感不住的
袭入我的脑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我浑身直颤。
转身望去安妮那,另一个老总和客户早就脱得白花花一片了。
张行没有再犹豫,抱起了我,将我放在一边的沙发上面。看着沙发上的安妮那娇美的面庞,不断起伏的高耸的
胸部,迷人的细腰,特别是那双眼中要命的惊恐和隐藏在背后的渴望,让我下面的欲望刹那涨大到及至。
他们二个人的嘴在我的脸上,脖子上不停的亲吻,双手在我身后一边抚摸着我圆鼓鼓的屁股,一边把我的裙子
向上拽着。我闭着眼睛软绵绵的在沙发里承受着他们的抚摸和亲吻,娇嫩软滑的小舌头也任由他们亲吻吮吸。长这么大,从没有如此的渴望过男人的jj,此时任由是谁我都会很乐意的。
我的裙子卷到了腰上,薄薄的肉色丝袜下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裹着丰润的屁股,他们的手抚摸着滑熘熘
的丝袜和肉乎乎的屁股,我伸手摸了下老总的下身,已经涨的好像铁棒一样。
我已经感觉到了张行的阴茎顶在自己小腹上的硬度,手不由得伸到了我的腿间,隔着裤子摸到了那根硬硬的肉
棒,轻轻的揉搓着。
在这个时候,没有男人会犹豫的!张行再次付下身,压在了我身上,四片火热的唇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当然
老总的手也没有闲着,开始放在我高耸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搓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也能感觉到她的丰满和尖挺。
感觉到我的全身在地轻微地发抖后,我知道我已经彻底动情!我翻下沙发,勐的脱了自己的上衣,刹
那,一对雪白的大乳房就像忽然间挣脱了束缚一般,一下子蹦了出来。雪嫩的乳房上一对嫩嫩的肉色又透着微红的
小乳头此时已经硬硬的凸起。我逐渐地陷入了无限的迷离之中。
「嗯啊!」安妮口中发出的一声轻微的呢喃,让我更加有崩溃之感。
张行的手已经插到了我的双腿间,在最柔软、温润的阴部揉搓着。我的双腿微微的用力夹着他的手,同
时在轻轻的颤抖着。他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我下身的湿润和热力,手从我的裙子里面伸进了裤袜的边,手伸到
内裤里面直接摸到了安妮柔软的阴毛,娇嫩的肉唇,摸到了我的肉唇之间,已经感觉到那里已经是又湿又滑。
他们的手摸到我的肉唇,我浑身就像过电了一样,张行把我的裤袜拉到屁股下面。
硬硬的东西顶在我的小腹,我不由呻吟忍不住叫了起来,「你好大呀……,来弄死我吧……」
我几乎很自然的就分开了双腿,张行的阴茎一
下就滑了进去,我把两腿翘起来盘到了张行的腰上……他压在我双腿间,每次抽送,都把阴茎拉到阴道的边上,
再用力的全插进去,每次都干得我浑身一颤,两个脚尖都离开了沙发,用力的翘着。老总也把他的大鸡鸡塞进了我嘴巴。
在情欲的驱使之下,我很卖力的上下迎合着二个男人,那感觉真的是太爽太爽了。张行的东西够长,够粗,碰到了我身体最深处的最敏感的地方,每一霎那间身体就象要飞起来。
每次插入几乎都让我浑身哆嗦,因张行每次抽插的距
离都很大,这样的感觉几乎让我兴奋得想大叫来发泄心头的那种按捺不住的兴奋……「啊——啊——唔——」我和安妮的叫声越来越明显,意识都有点模煳了,我的双手握住自一对颤颤的乳房,双腿也已经
屈了起来,下身流出的水已经把身子下的沙发都弄得湿了……伴随着我的一阵阵浑身的颤抖,老总推开张行,用力一挺,又一种不同的感觉开始弥漫开来。老总的抽送又快又勐,还没喘息过来,下一次的快感又盖过上一次。
张行双手扶在我的头侧,老总下身紧紧的顶着我的下身上,一会一股股滚热的精液喷射在我最敏感的身体里,我双脚支
在沙发上,屁股用力的翘起,两个圆滚滚的小屁股的肉都绷紧着,嘴大张着,却没有发出声音……在老总一泄如注的
刹那,我也已经到了高潮,腰整个弯起去,头也抬了起来,晃动着长发不停的呻吟着,阴道不停的收缩,大量的
淫水伴随着乳白色的精液从我粉嫩湿润的阴唇中间流出…我靠在张行的怀里,任由着他的手抚弄着我丰挺的
乳房,阴道还在一下一下的收缩,精液沿着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来。还没等我休息好,张行站起来又是一阵抽送,药片的药劲让我们干的很疯狂,张行的阴茎还是硬棒棒的,浑身火热,仿佛有使不完的
劲。老总拿起一瓶冰冻啤酒喝了两口,剩下全浇在了我们两人的身上。
客户把安妮拉起到正放着迪士乐的大屏幕边上,让她双手搭在大屏幕上。安妮白白嫩嫩的屁股就翘翘的挺在了我
的面前,从双腿的缝中看过去,能看见几根稀疏的阴毛。
另一位老总挺立着坚硬的阴茎,双手扶着安妮的屁股向上拉,安妮随着他们挺起了腰,双手扶着大屏幕站着,肥大雪白的
美臀高高耸起。客户轻轻打了几巴掌,淫笑道:「宝贝,我好喜欢你的小屁屁,现在它可是属于我的。」安妮回头腻
声道:「宝贝,只要你喜欢,它就是你的,都是你的。」
另一个老总哈哈笑着,身子前倾,挺立的阴茎在安妮翘起的屁股后面一下插了进去,坚硬的阴茎伴随着安妮双腿的软颤
插进了安妮的身体,肉洞已经足够湿润,只听「扑兹」的一声轻响,肉棒已经隐没在肉洞中。安妮浑身都颤了一下,
屁股不由得挺了一下,头低垂着发出了一声软绵绵的哼叫……另外那客户这时也挺着粗长的肉棒走向我,推开我们老总直接插进我的阴道。从上插下插,左戮右戮,勇勐冲击,
巨大的肉棒上附着白白的淫液,在翻开的肉穴中往来出入,并且传出阵阵的淫水之声。我扭腰摆臀,长发披散,
几根长发飘到嘴边,我的嘴唇咬住几绺飘忽的长发,眼睛闭着,丰满的乳房在胸前晃动。我的双腿紧紧的夹着,
本来就肉紧的下身更是紧凑,伴随着三个男人不停的抽插,我的身体受到的刺激已经不是呻吟能发泄得了的,嗓子眼里按捺不
住的呻叫声,让我更是神不守舍,下身大力的抽送,粘孜孜的水声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传出。
客户抽送一会儿就感觉有点忍不住,又不甘心,就停了一会儿,手伸到我身前抚摸我的乳房,几波下来,
我呻吟已经成了有点肆无忌惮的呻吟,在音乐的掩盖下我的声音很大了,「阿……唉呀……哦……啊……使劲
……啊呀……」
安妮好像在游泳一样已经全部趴在了大屏幕上面,双手向两面伸开着,白色的衬衫也卷了起来,露出白嫩光滑
的后背,黑色卷皱的裙子下,屁股高高的翘起,只见粗大的阴茎大力的在安妮的身体里抽送着,湿漉漉的阴道发出
水孜孜的摩擦声……客户的双手把着安妮的胯部,用力的运动着下身的坚硬,感受着安妮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
体会着这个柔弱性感的小女人在自己身下的颤抖和呻吟……伴随着他们的射精,我的身体也在狂热的激情下绽放,
两腿并得紧紧的,裤袜和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脚丫在凉鞋里用力的翘起着脚尖,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股温热的
液体冲击着我的花心。当我感觉到了热乎乎的冲击,客户忙着把阴茎拔出来,一股白色的精液喷向了我脸。。
淫水从我微微开启的阴唇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浑身绵软的我理不了那些事情了,就已经软软的瘫倒了,双膝几乎就跪到了地毯上。但我抬头看看四个男人,他们虽说射了,但还是勃起的,这到底是药片太厉害吗
我环顾周围,一片狼籍,空气里弥漫着酒精、烟草和精液的味道。另一个老总赤身裸体的躺在了沙
发上,好象已经睡着。张行的阴茎又开始正插入我的口中,就在他的狼吼声中,火烫的精液从他的马眼中射出,喷进我的口中。
我起身正想向卫生间洗一下。在搞安妮的另一个客户挺着硬硬的阴茎跟在我的身后进了卫生间。从从背后抱着我,下
边弟弟顶住了我的淫穴,我也把双腿弯曲,好让他容易进去,就这样我们形成了后背势,下体轻轻抽动,我刚刚高潮,腿间潮湿一片,他的弟弟就在这片潮湿里进出。
这样插了一会儿,我又发出淫声了,我也开始觉得快感了,他还把手指插进我嘴里,让我含着,我也乖巧
的允吸起来,下边的小弟弟加快抽插,每一下都顶到底。我的双手只好抓住洗手台,
同时也把屁股向后顶,配合他的抽送,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慢慢摸到了我的屁股沟,摸到了我的屁眼,那里
也是湿湿的,那是我流的水。
他用力抽插我,让我的阴道又开始收缩了,他的手指却悄悄的伸到我的屁眼,把中指一点点的插进去,开始我
没发觉,因为他的抽插让我陷入阵阵的快感之中,神经一麻痹了,等到我觉得痛时,已插入半截中指了。我回转
头,眉头紧皱,嘴里含煳不清的说「嗯……嗯那……痛…痛…」
他不作声,加紧了下边的抽插,抽了二十几下后,中指又进去了一点,这时我竟然不痛了,「嗯嗯啊阿」的呻
吟着。他在她的耳边轻轻说「还痛吗?舒不舒服?」「嗯…嗯…舒服……」他更加深入了,中指也开吃在我的屁眼
抽送起来,我前后都被我充塞着,汗水粘湿了额头,下边也是湿水长流。第一次这样做爱,超级刺激。
抽插了一会后,身把龟头抽出我的阴道,顶在我的屁眼上,一点点挤进我的肛门里,还柔声说「忍一忍,很快就好。」
我用手推他,屁股扭来扭曲,想不让他进去,他死死顶住,把整个龟头都顶了进去,又说「还有一点点,
别动」这次,我不动了,乖乖的被他顶进去了,他的弟弟在我的肛门里轻轻抖动,他一边抚摸我的乳房,一边吻
我的耳朵,说「你看,没事了,我要动了」我嗯了一声。他就开吃悄悄抽动了,我的肛门紧紧的,虽然有点干,
但是我很激动,毕竟第一次给人进的屁眼,而这种紧紧的包围感觉也是前所未
有的。
我这时不自觉地拉着他的手,摸去我的小穴,前穴失去了充实,让我难受。就这样,他的手指插着我的阴道,
小弟弟插着我的屁眼,我在他的双重夹击下开始失态了,叫的几乎是在哭,可能我的老公也不曾给过我这样的性爱吧,插了一阵后,张行又跑进来,他们把我摆好姿势,开始一前一后攻击我。
他们在我的呻吟声里射了,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了我的肛门和阴道里,我也高潮到一泄而空。
这次经历以后,我和安妮几乎成了公司高层的性玩偶。但他们说更喜欢搞我,说我比安妮更加淫荡。张行之从和我有过之次关系后,更是每次都想方设法带我出差,让我色诱客户,有时候我觉得是我自己想要的比较多。对3p已无法拒绝,总觉得一个男人无法满足自己。张行常常说我天生淫妇。有次,我们一起出差,张行开玩笑说今晚惨了,他一个人可无法满足我。我笑说那你晚上卖力些。到了晚上,张行让我过去他房间,当我进门就看到两个男人都脱光衣服,露出两根粗大的肉棒在等我,原来张行提早叫来了我们的客户唐涛。我一进门,他们就开始左右夹攻,没一下我就娇喘连连,先上来的是唐涛,他那强健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一阵热吻,使得我不由自主地搂着他宽厚的嵴背,唐涛搂着我一个翻身,把我翻到了他的身体上面来,接着开始亲吻我的坚挺的双乳,允吸着乳头,不时用牙轻咬着,「啊……啊……」我的嘴里发出了呻吟声。
刚叫了两声就觉得张行在后面抱住了我的浑圆的臀部,扯掉了小内裤,然后把我的镂空裤袜从我的臀部上扒了下来,直褪到膝盖处,这样一来,我那肥厚雪白的屁股全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接着他的嘴便开始在我的屁股上亲吻着,舌头四处游走,滑进了股沟里,沾着花瓣里涌出的大量淫水,不时地舔着阴唇和屁眼。
「啊……啊……不……不要……啊……」前后的戏弄使我失去了理智,在呻吟浪叫中蛇一样扭动着腰肢。
终于,两只大肉棒开始在我的前后磨擦起来,唐涛的龟头顶在我的花瓣上轻轻研磨,把淫水涂得到处都是,而张行的龟头则在后面轻点着我的肛门,若即若离,我的身体向后,他也跟着向后,我的身体向前,他也跟着向前,弄得我快疯了。
「你们这两个坏蛋,快……啊……快点……」
「快点幹吗?」
唐涛故意挑逗着我,这时两根肉棒和商量好了似的,都顶在我前后的两个洞口上不动了,「快……啊……快插……插进来……啊……」我终于不知羞耻地喊了出来,于是两根肉棒几乎是同时勐地插进了我的体内。
「啊……天那……啊……」强烈的快感直沖脑门,我双眼紧闭,开始享受着两根肉棒一前一后的抽插,花瓣的内壁紧紧纠缠着唐涛的肉棒,不停溢出的淫水象花蜜一样滋润着两个人的性器,后面的张行扶着我肥厚的屁股,又粗又长的肉棒把我的肛门撑大到了极限,带给我的快感和刺激是空前的,我一边浪叫着,一边前后摇晃扭动着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臀部,不一会儿便在香汗淋漓中达到了一次高潮。
接着,两个男人又换了位置,再次分別把两只肉棒塞进了我的前后两个洞,开始了又一轮的疯狂抽插,我完全陶醉在性慾的海洋里,大脑除了接受快感的资讯以外,已是一片空白,在我「啊……啊……」的浪叫呻吟声中,两个男人终于一阵狂喷,把精液射在了我的阴道和肛门里了……过后,唐对张行说还没遇见过有这么爽的女人。
休息了一会,在他们不停的努力下,我又高潮了,水喷了他一脸,我腰部以下颤抖着,上身就软在了他身上。这也是我这么久以来的第二次喷水,还是在男人的玩弄下。
本来我还觉得喷了他一脸挺不好意思的,结果他的反应是激动和欣喜。原来男人喜欢玩能喷水的骚货(我就是骚货,写着我都一片湿,当然得感觉真好,好兴奋呀,阴蒂都硬了)。喷完让我休息了一会,开始操我,我躺好,他把我双腿打开,就是M字的那种,大起大落,因为刚刚高潮完,阴道还很敏感,就真的有种自己被玩弄的感觉,骚透了。
我也不停的浪叫:「啊,啊,啊,老公操死我了,我的逼好骚,我人更骚,天天都想被操,想被很多人操,我的逼就是给男人们操的」其实那时候根本说不完整一句话,我也不记得当时说了什么了,就是夸张点再配合我现在的心里,不过那时候肯定比现在写的骚。因为叫的骚我也高潮的快,很快就高潮了,而他却没停下,把我翻了个身,跪在床上,他挺着大鸡巴从后面操进了我的骚穴,一通极速抽插,这姿势很容易就摩擦到我G点,我又高潮了,还喷了,但是没之前喷的水多了,他好像找到了我身体的秘密,就抱着我屁股插插停停,我的水基本就没停止过喷射,只是后来成流下来的而不是喷的。
应该是见我受不了一直这样的刺激他停下了,把震动鸡巴插我淫穴里,慢震动着,我也实在没力气动弹,就任由假鸡巴在我穴里跳动着,大概十分钟左右,他把我抱起来,然后他半躺在沙发上,把我背对着他,慢慢的将我浪穴对着他鸡巴坐了下去,他挺动着,我的胸就那么乱晃,又把我平放在床上,狠操了一顿,他也没再控制,在快射的时候拔了出来,脱下套套,对着我脸LOL,射了我一脸。短暂的休息后,在他的要求下,我把脸上的精液抹到了我胸上,我的骚穴也红红的,阴唇张开着,好像在唿唤更多的鸡巴插进来。然后他搂着我躺了半小时,洗澡休息,他玩游戏,我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