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姨的秘密

我和老姨的秘密



 、办理那些执照,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手续,这些在老姨和老姨夫眼里都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在我面前迎刃而解了。几个月后,老姨和老姨夫都辞职了,因为汽车修理厂开张了。之后,我又联繫各个单位,车坏了就到老姨修理厂去。我一下子,在老姨眼中是个能人。于是,有什么事都要找我。
一开始,老姨兴致勃勃,每天都在修理厂,当上了老闆娘,管理收入账。可后来,喜欢干净的老姨,实在在那骯髒的车间里呆不下去了,就经常回家,把一切的事情都交给了老姨夫。老姨夫是个吃苦耐劳的人,有了自己的修理厂,很是高兴,就找来以前和我一起修车的人,也不想用老姨天天在这里忙活了,毕竟这里是男人的世界,有女人是件麻烦的事。所以,老姨就清闲下来。
老姨有钱了,能买名牌穿了,能给自己往脸上涂高档化妆品了,就更加漂亮了。
说句实话,我是管理全市用电的,虽不是官员,但权力不小,每天吃吃喝喝少不了,当然身边也不缺乏美女。我有两个小三,长的也很漂亮,別人都很羡慕。
可这两位在我眼里的缺陷,竟然是太苗条了,沒有老姨那么丰满。当时的老姨,刚好三十五 岁,既有少女般的甜美,又有熟女般的诱人,特別是那高耸的胸,那厚实的屁股,总是给我遐想。我曾打过自己的耳光,骂自己怎么能惦记长辈,可是每次看到老姨,我总是心猿意马,控制不住自己。
老姨每个月都要烫髮,可家附近的发廊因动迁搬走了,搬到很远的地方。这个髮廊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烫的头是老姨最喜欢的,于是老姨都要坐公交车半个小时,到那里烫头。恰好,这个髮廊的电是我给办理的,于是我说:「老姨,我开车送你。」老姨说:「这哪好意思。」我说:「走吧,上车。」我们就到了髮廊。给老姨烫髮的女人是老闆,见了我十分惊讶,说:「这是你老姨啊?」我说:「对,是亲老姨。」那女人叫声:「哎呀妈呀,认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呢。
免费,一定要免费。」老姨说:「这哪好意思。」那女人叫着:「你知道你外甥办了多大的事啊?我还敢不免费。」于是,老姨烫髮不要钱了。
「小波,我想办个驾驶证。以后买辆车,就不用麻烦你送我了。」老姨说,「你能找人吗?」「能啊!老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给你办就是了。」我这还不是吹的,驾校我认识人,车辆科的警察我也认识。
「呵呵,小波,以前我还以为你挺牛的呢。现在看来,你这人真挺好的,是老姨错怪你了。」老姨对我的印象开始转变,并且对我有种依赖性了。
不久,老姨的驾驶证就办了下来。那时车辆科管理不严,只要有人,很方便就办理下来的。老姨惊唿:「我以前有个朋友,半年才办下来的,你这一个月就下来了,小波,你真的厉害。」看着老姨捧着驾驶证爱不释手的样子,我心里也很舒服,恨不能抱住老姨亲一口。在办驾驶证的时候,本来老姨是不用考试的,可我还是让老姨参加了考试,但考试的时候我都是找人替老姨考的。我这样做的道理,就是能和老姨单独的呆在一起,因为我可以坐在车里等着,考试结束后,和老姨一起回家。这段时期,身边坐着我心爱的老姨,心里別提多幸福了。老姨还不知道,这个热情帮忙的外甥女婿,心里正惦记着她那丰满的身躯。
接下来,老姨买车了。因为老姨手不熟练,又因为修理厂刚开不久要还借来的钱,老姨买了一辆很便宜的车。车是我选定的,要去省城里买,这样就能节省几千块钱,更主要的是,我能和老姨两个人一起去,增加了相处的时间。老姨听说能省钱,当然愿意,马上答应第二天就和我一起走。
我们是坐火车走的,车站上的人很多。老姨怕银行卡被人偷了,放在我的身上。我知道老姨不怎么出门,见人多了就害怕,告诉她:「老姨,你先在这坐着,我去买票。在这等我,哪儿也別去,注意身边的包。」然后深情的看了老姨一眼,转身就走。老姨在身后喊:「早点回来。」我故意潇洒的头也不回,大踏步的奔向售票口。
等我买票回来,看见老姨正焦急的张望,当看到我换流浃背的从人群中挤出来,她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这笑容,在我感觉中,就像盼着丈夫归来的小媳妇一样。我说:「在等一会吧」就坐在老姨身边。我们挨得很近,我能感受到软乎乎的屁股,心里又痒痒了,鸡巴又不老实了。老姨说:「小波,不知道为什么,一出门我就心里慌慌的。」我说:「沒事的老姨,有我在你別怕。」这时,老姨的身子微微向我靠近。但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到点了,走,老姨!」那边喇叭一响,我就拉起老姨的手站起来。我这是故意拉的,也是早就预谋好的,这也是我触摸第一步,料想在这个混乱的局面,不会想多的。想上车的人很多,有扛着大包小裹的,有一个劲往前挤的。老姨害怕走失了,那个软软的小手攥的很紧,这让我感到一丝暖意。我故意说:「老姨,我先进去等你。」老姨吓得皱起眉头撅起嘴,说:「不行的,我害怕。」而我就等这句话呢,装作无奈的摇摇头,顺势把老姨搂在怀里,站在身后双手紧紧握着细嫩的双肩,推着她慢慢前行。我比老姨高半个头,下面能感受到那凸起的屁股,但我不敢挨得太近,我怕老姨能感受到那坚硬的鸡巴。这时刻,我是最幸福的时刻,怀里抱着美人,恨不能人流再拥挤,恨不能往前的速度再慢点,我要好好享受这美好的一切。
进了收票口,也就不用挤了,我放开老姨的肩膀,顺手拉住她的手,说:
「老姨,跟我走。」此时的老姨也怕走丢,也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走进站台。火车还沒来,但我们的手一直也沒松开。当火车疾驰而过,我拉过老姨,用身子挡住惯性带来的风。老姨把美丽的眼睛闭上。等上车的时候,我又站在老姨的身后,双手仍然扶着双肩,慢慢前行。我们就这样,一会儿拉着手,一会抚着肩膀,来到了省城,即使在S店里选车的时候,我或拉老姨的手,或站在身后扶着双肩,给她介绍着车。
车买到手了,我开着车,老姨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虽然,此时再沒有机会碰到老姨,但我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毕竟这两个小时中能和老姨单独相处。车是手动挡的,五档在右上方,在市内频繁挂档的时候,还有几乎碰到老姨的腿,可到高速公路上,就一直是高档位,再也沒有机会了。我很后悔走高速公路,要不时间还能长一些,还能碰到老姨的腿。
老姨买车了,这可是件大事,因为老姨一直过着很贫穷的日子。现在好了,有汽车修理厂了,又买车了,包括岳母在内的几个姨妈都来了,并且还把姨夫和孩子到带来看。老姨夫很高兴,说要请客。岳母说:「不用你请,今天我请。」老姨夫说:「大姐,我现在不像以前了,能请大家吃饭啦。」于是唿啦啦一群人去了饭店,办了两桌。桌上谈起老姨的车,老姨夫的修车厂,难免的要提到我。
老姨说:「我告诉你小波,別合计帮了这些忙就完事了,你还得教我开车呢。」「行啊!我就收老姨当徒弟了。」我笑着说。心里想着,这正是我计画中的事。
二、
练车的地点我选择了市郊,这里是新建的工业区,道路宽车辆少,绝对是新手练车的好地方。
按理说,我的工作性质,每天都有客户请我喝酒的,可我为了老姨,大多时候都辞掉饭局,陪老姨开车。妻子曾半真半假的问:「你好像对我老姨很感兴趣啊?」我说:「她不总说我很牛吗?现在我要放下架子。」而在实际中,老姨刚学会开车正有瘾,都是她打电话约我,故此妻子也就不怀疑了。每次见面,老姨总说几句客套话:「真不好意思,你老姨夫忙,沒有时间教我,只有麻烦你了。」本来,我教人开车很不耐烦,可教老姨的时候却特別的耐心,说话也柔和。
每次上车前,都要搂着老姨的肩膀,讲解注意事项;在车上时不时的按住那娇嫩的小手,每当处理得当的时候,就抚摸后背夸奖她。因为在火车上有拉手和拥抱的经歷,老姨也不怪罪,就当我很认真的教她。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这天是星期六,一早老姨就打电话来。妻子说:今天我正好沒事,跟你们一起去。妻子在车上坐着,我自然收敛许多,不再有小动作。十点多钟,妻子接到一个电话,那边三缺一,就等着她呢。妻子一向喜欢麻将,听到三缺一,马上兴奋起来,于是换我开车,把妻子送到地方,然后又回到市郊。妻子走了,我又恢復了原样。
「小波,小燕子在车上的时候,你怎么沒有这些动作?」老姨目视前方,毫无表情的问。
这个问话太突然了,我还沒准备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傻傻的看着老姨。
「算了,不问了,还是教我开车吧。」良久,老姨才说。
不知道为什么,老姨的问话把我的心搅乱了,不敢再去碰她。而此时的老姨,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出错,可出错了我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握住她的手,更不敢抚摸后背,很自然的,说话就有些生硬。
「你还是手把手教我吧,这样指挥我不习惯。」老姨又说。
可我还是不敢放肆,小心翼翼的,那颗心激烈的跳荡,大有一种欲近不敢欲远不捨感觉。于是,我试探的把手放在老姨是手上,见老姨沒有拒绝,我的心才稍微宽松些。
我们一直练到下午一点多,老姨说有些饿了,就慢吞吞的开到一家面馆前停下。我们每次练车都要到这家面馆,要两碗面,吃完继续练车,所以和面馆的老闆娘都熟悉了。往常一下车,我总是拉着老姨的手,可今天我犹豫了。老姨笑了,说:「今天你不拉我,我拉你。」就把手伸进我的手里,笑嘻嘻的往前走。我当然很高兴老姨主动了,但心里还是乱糟糟的,跟着老姨走进面馆。
老闆娘见了就喊:「来两碗面,一大一小。」然后走过来问:「怎么样大妹子,练的还行吗?」「还早呢,看见车还害怕呢。」老姨一边说着,一边拉我坐下。
「你俩相差几岁?」老闆娘问。
「七 岁!」老姨回答。
「我就说是小老公嘛!」老闆娘对两个服务员说,然后转过头,「大妹子,你真有福气啊,找了个这么年轻英俊的小老公,他还这么宠着你。我都不怕你笑话,我比我老公小八 岁呢,让他教我练车,他说:「一个女人练什么车!』真是气死我了。」要在平时,老姨早就说:「胡说什么,他是我外甥女婿。」可今天沒说,只是笑笑。我想解释,可老姨伸出手,在我手心里捏了一下,示意我不要吱声。
说着话,服务员端上来两碗面。老姨一边吃着一边还和老闆娘聊天。老闆娘羡慕极了,就是夸老姨有福气,有一个疼爱她的小老公。而老姨总是含笑不语,根本就不说出底细来。等吃完面,我要去算账,老姨起身拦住我。老闆娘笑了,说:「真有意思,两口子还争。你算她算不都一样,还不是你俩的钱。」最后还是我算的账。在出来的时候,老姨故意把胳膊搀在我胳膊里,真的就像一对夫妻。
但快到车边的时候,老姨说:「別有什么想法哦,我逗他们玩呢。」我们继续练车。突然,一辆摩托车闯红灯疾驰而过。原来这条路上沒有探头,车辆也很少,大多车都不等红灯。老姨吓了一跳,就在眼看着要撞上的时候,她竟然沒有把油门当剎车踩,车虽然灭火了,但避免了一次车祸。那骑摩托的也吓坏了,歪歪扭扭的骑过去,停下来单腿着地,指着我们车大骂。我正好气沒地方出,想下车理论。老姨紧紧抱住我的胳膊,说:「不要打架啊。」骑摩托的也是怕事的,见车门打开,就一熘烟的骑着摩托跑了。
「吓死我了!」老姨惊魂未定,一只手仍然抱着我,一只手在高耸的前胸摩擦着说。
我藉机把老姨搂在怀里,摩擦着细嫩的胳膊,说:「不怕,不怕。」顺势把脸贴在她的脸上。
「你幹什么?」老姨很警觉,直起身子。
「你不都承认我是你小老公了吗?」我说着,在老姨的嘴上亲了一口。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我的脸上,随即,老姨把我的手使劲甩开,说:
「你怎么这样沒大沒小呢?自己什么身份都不知道吗?」这一个嘴巴子有点重,打得我眼冒金星。我捂着脸看着老姨。老姨的脸色很不好看,怒视着我,红红的嘴唇哆嗦着。
「不练了,回家!」老姨说着话就要开车,可车沒有动静。
「还沒发动呢。」我提醒。
老姨把车发动了,才想起自己的技术,说:「还是你开吧。」说完就下了车。
我们在车外走对面的时候,我沒敢看老姨,但从余光中看到老姨正看着我,我想一定是怒视。我低着头上了车,踩离合挂档,开过红绿灯,到前面掉头一气呵成,也不管红灯直接闯过去,然后加速,目视前方。此时,我心里在想:这事一定会告诉老姨夫,然后我妻子就会知道,但我打定主意,就是不承认。一路上,我板着脸,一言不发的开着车。
「到前面停一下。」老姨说,但话不像刚才那么严厉了。
我向前看去,马路十分宽阔,路边是新种的不知道名字的树。路上沒有行人,只有几辆也是练车的车辆,里面几乎坐着的都是一男一女,清一色的女子练车。
我把车停在路边,沒有说话,眼睛一直看着前面。
「还疼吗?」老姨问。见我沒有做声,又说,「对不起了小波,刚才打重了。」说着话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再教我一会好吗?」最后的话完全是在哀求。
「老姨,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终于说话了,「刚才在面馆里,我一直想解释,你都不让我。我就想和你开个玩笑,沒想到惹老姨生气了,是我不好,请老姨原谅。」为了减轻罪责,更为了不让老姨说出去,我撒谎了,「老姨,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好吗?」「嗯!」老姨答应一声,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伸出手想给老姨擦拭眼泪,可想到刚才,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呆呆的看着老姨。老姨把我的双手拿起,放在脸上,紧紧的把我抱住,抽泣着。我的手在老姨的脸上擦拭着,一边说着道歉的话。
「还能教我开车吗?」老姨仰着头问。
「我们现在就回去。」我说着话,抱住老姨。
「谢谢!」老姨把头扎在我怀里,痛哭起来,良久才又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嘴唇蠕动着,「再亲我一口,好吗?」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慢慢的把头低下去,用嘴贴住了她的嘴。一开始,老姨的嘴是紧闭着的,可不一会,嘴慢慢的张开了,让我的舌头顶了进去。这时候老姨是被动的,嘴里的舌头一动不动,但双手却紧紧的抱着我。我的舌头在老姨的嘴里滑动着,一会舔牙齿,一会舔嘴唇。突然,老姨的舌头开始移动起来,由慢变快,由被动变成主动,最后伸进我的嘴里。我们就这样亲着,吻着,很久。
我的手几次要伸过去,想摸奶子和屁股,老姨都用鼻子里发出的「嗯」声拒绝了。
当老姨看到路上仅有的几辆教练车路过,里面的人都侧目观望,这才好像惊醒过来一样,勐的推开我。然后看着前面一个小树林,说:「把车开那里,好吗?」这天下午,我们哪里都沒有去,就在小树林里。但我必须说明一下,我们只是亲吻,沒有做別的,就连屁股和奶子都沒摸到。老姨说:「我们就到这里吧,不能再往下发展了,我毕竟是长辈,是你老姨。」我们亲吻累了,就歇一会,然后又亲吻在一起。我说:「老姨,我真的爱你。」老姨说:「不行,我是你老姨。」虽然老姨沒有同意继续下去,但我心里有数,在不久的将来,老姨一定是我的女人。
「小波,就到这里吧,我们该回家了。」老姨看了看车里计时器,说。
我一看,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于是我狠狠的亲了最后一口,这才发动车子,开出了小树林。
在送老姨回到家的时候,老姨先下车。就在老姨把一条腿踏着地,屁股刚刚离开座位的时候,我伸出手去,在屁股上拍了一下。这时正好有人经过,问练的怎么样了,老姨连忙笑着回答,等人走过去后,我也下车把车锁好,钥匙放在老姨手中。老姨板着脸嗔怪说:「调皮。」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明天接着练。」回家的路上,我心猿意马,心里默唸着老姨那句「明天接着练」的话,心中欢喜,暗想明天一定会有发展的,因为我已经拍到屁股了。
三、
第二天是星期天,格外的晴朗。
一早,妻子说今天沒事要陪老姨练车,还说小舅子也要去,因为小舅子也想考驾驶证。这让我很失望,问妻子不去打麻将了吗?妻子说不打了,我也想练车,以后也考个驾驶证。我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整天里,妻子和小舅子果然呆了一天,始终沒有离开车,有时也上来练一会。因为我变得规矩了,老姨在一旁偷偷的笑,最气人的是在背后和我做鬼脸。
但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姨却坚持不去面馆,非要到前面饭店。我明白老姨的意思,她害怕老闆娘像昨天一样的聊天,让姐弟俩怀疑,这一点和我想到一起了。
星期一下班后,我沒接到老姨的电话,但还是开着车不由自主的来到老姨家。
老姨正在擦车,见了我笑了,说:「今天我有事,不练了。」我有一次失望,因为从火车上拉手到现在的亲吻,发展的很顺利,我害怕时间长了,还要从头做起。
这时,老姨扭着屁股打开车门,钻进副驾驶的位子上,说:「你昨天很规矩啊。」然后咯咯的笑起来,说:「走啊,上车。」我这才知道老姨是逗我玩,立刻上了车开走。在车上,我把一只手放在老姨的腿上。
「昨天你怎么不敢这样?」老姨笑瞇瞇的说。
我沒有做声,又把老姨的手握住,一直向前开着。一路上,老姨反覆的问,你昨天怎么不敢这样?我只是攥住她的手,眼睛目视前方,也不回答。车又来到了市郊,我沒有停留,直接往小树林里开去。
「你要幹什么,不练车了吗?」老姨嚷着。
「不练了,我要把昨天的损失补回来。」我说着话,把车停下来熄火,然后就扑过去,搂住老姨。
「我不来好了。」老姨挣扎着,假意要推开我,「不行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老姨。」可见我异常坚决,才说,「就亲一会,我们就练车,好吗?」这才抱住我的腰,「最后一回,下次不许了。」亲吻的时候,我的手又往下滑去摸屁股,老姨都把我的手拉到腰际,但今天老姨的态度沒有前天那么坚决,几次过后,就不再拉我的手,让我任意在屁股上摸索了。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就是这样的人。摸了一会屁股,我又要摸奶子。同样遭到老姨软绵绵的拒绝后,就可以随意的摸了。然后,我又拉住老姨的手,往我下面按。老姨一下按倒我坚硬的鸡巴,吓得马上把手收回去,怎么也不摸。
「小波,別这样,不好。」老姨一边回吻着我,一边说。
我想把手伸进裤子里,伸进衣服里,但同样都遭到老姨的拒绝。她说:「就在外面摸吧,不要那样。」我怕进展速度过快,惹老姨生气,就沒再继续,手在外面摸索着。我心里明白,事情已经到了这份上了,就不用着急了,早晚老姨会是我身下的女人。其实,我现在也感到满足,因为以前看到老姨那敦实的身躯,就想摸一把,现在我已经达到目的了。
这天,我们沒有练车,就是这样亲吻抚摸,一直到很晚,当老姨夫打电话催老姨回家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已经八点多了,这是回家最晚的一天。老姨对老姨夫说的话,令我十分安慰,她说:「我现在刚有进步,就忘了时间了。好,马上回家。」然后,我开着车送老姨回家,在下车的时候,仍然拍了屁股一下。老姨说:「你也赶紧回家吧,別让小燕子等急了。」随后的几天,我们沒有什么进展,都是亲嘴抚摸,手也沒伸进去。直到星期五这一天,我哀求老姨,说就摸一下。老姨说摸一下就拿出来啊,这才憋了一口气,让我手伸进裤子里,我才实实在在的摸到了屁股。可是,老姨是坐着的,屁股沒有我想像的那般柔软,但我手伸进去就不拿出来,老姨也沒催我。摸奶子也是一样,老姨让我摸一下就拿出来,可我揉了很久,也沒遭到拒绝。但是,我让老姨摸我的鸡巴,却遭到拒绝了。
「老姨,你就摸摸吧。」这一天,我哀求着说,把老姨的手按在鸡巴上。
老姨的脸羞的通红,乖乖的看着我,还是把手放到了鸡巴上,但一点拿捏动作也沒有。我顺势把鸡巴掏出来,一根玉茎直挺挺的立在那里。老姨叫声「哎哟」,把手松开,又把头扭了过去。我把老姨的手重新放在鸡巴上,这次老姨沒有拒绝,握住鸡巴却一动不动。我的手要伸进老姨的裤子里摸阴道,但老姨拒绝了,说:
「这里不能摸。」不管我怎么哀求,老姨就是不同意,我只好摸奶子。老姨的奶子很大,手感也很好,我一边摸,屁股一边前后动着,示意老姨给我撸,但老姨始终沒有撸。我只好靠着我自己前后移动来解决浑身刺痒,鸡巴里流出许多液体,弄了老姨一手。
「你这里的东西出来了。」老姨说。
「还沒有呢。」我说着话,动的更厉害了,「老姨,我受不了了。」说着话,去脱老姨的裤子。
「別这样小波,我给你弄出来吧。」老姨说完,小手上下套弄起来。
霎时间,我感到浑身就像有千万只虫子在爬,奇痒难受。于是,我紧紧的抱住老姨,使劲的亲吻,手不停的揉搓着奶子。终于,精子喷射出来,有的都射到方向盘上,大多都流在老姨的手上。在射精的时候,我嗓子眼里发出一阵阵说不清的声音,老姨听到后,手也加快的速度,一直等射完了,还在套弄着。
「也不知道今晚你怎么跟小燕子交差。」老姨用面巾纸先把自己的手擦了,然后又擦拭我的鸡巴,说。
「老姨,我爱你!」我紧紧的抱住老姨,「给我一次吧,求求你了。」「不行的小波,我毕竟是你老姨。再说,我不能做对不起小燕子的事。」老姨说。
不管是怎么哀求,老姨始终不答应和我做爱,就连阴道也不让我伸进去摸。
老姨说:「小波,我们就到这里吧,不能再往下发展了,那可是乱伦啊。」我又说了很多的话,大多是怎么喜欢老姨,就连把我的幻想都说出来了。老姨一直不做声,好不容易说话了,却说:「回家吧,天有些晚了。」有人一定说,事情都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即使把老姨强肏了也沒事的。是的,我也想过。可是回头一想,如果我太暴躁了,会不会适得其反呢?对,好菜慢慢炖,別着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会把车开到小树林里,和老姨亲吻抚摸,然后叫老姨给我手淫。一开始,老姨很矜持,说:「不要这样吧,小波。」可后来,老姨也习惯了,会主动掏出鸡巴手淫。而我就趁此机会手伸进裤子里,摸到了湿漉漉的阴道了。
「老姨,你里面都有水了,就给我一次吧。」我哀求。
「不行的小波,这是乱伦啊。我不能对不起小燕子,她毕竟是我亲外甥女。」老姨总是用这话来搪塞我。
这天,老姨说:「小波,別弄了,好好教我练车吧。快一个月了,我都沒开车,手还是这样新,你老姨夫会怀疑的。」可我还是捨不得老姨,拥抱亲吻,想让老姨给我手淫。老姨,说:「小波,如果你这样和我纠缠的话,別说以后我不和你练车了。」我仍然哀求老姨再给我弄一次,可老姨很坚决说:「不!就此为止,以后再也不给你弄了。」看着老姨坚毅的面孔,我退缩了,点点头,带着老姨练车。
因为突然的转变,我不知道老姨什么想法,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几次触摸手,老姨都很正色的告诉我,不要这样。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老姨,马上就规矩起来,连话都很少说。女人的心就是猜摸不透,昨天还好好的晴天,今天却阴森森起来,竟然神不可犯了。可能是老姨心情不好,今天收工很早,只开了半个小时,老姨就张罗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几次试探着去摸,都被老姨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吓得我再也沒敢碰她。一路上,我不说话,老姨也沒说话,空气十分压抑。
车停下来了,老姨和往常一样下车,却突然撅着屁股停在那里,回头问:
「今天不拍屁股了吗?」女人的心真是难以猜摸,刚才还义正言辞,现在又撅着屁股等着我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但不由我多想,我怕再不去拍一下,老姨会真的走出车外,我就拍不到了。于是,我伸手拍了一下。
「上楼坐一会吧!」老姨回身弯着腰说。
我一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傻傻的看着她。
「你老姨夫去省城买汽车零部件了,今晚不回家。」老姨说。
我的眼睛睁的老大,看着老姨,更不敢相信耳朵了。
「小海去他奶奶家了。」老姨又补充一句,见我沒动身,又说,「你要是不爱上楼,就下车把钥匙给我,我可要回家啦!」我这时才明白老姨的用意,头像鸡吃食一样乱点,说:「好好……好好……」都激动的有些结巴了。
「別想太多了哦,我就是想给你做点饭吃,別的什么都沒有哦。」老姨说。
在楼梯里,我见四下沒人,手就按住老姨的屁股。说句实在的,以往摸老姨的屁股,她都是在车里坐着,屁股是很坚硬的,沒有什么手感,今天才是第一次在老姨站着的情况下摸到的,那大肥屁股的肉真多,摸起来很舒服。
「把手拿开。」老姨严厉的说,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四、
进了屋关好门,我就紧紧的抱住老姨,先找到嘴亲吻,手在身上乱摸,最后双手按住那肥大的屁股。老姨一开始略微有些挣扎,说不可以的话,后来就静静的搂着我,接受亲吻,屁股也任意让我拿捏了。
「老姨,我想要你。」我抱住老姨往床上走去。
「別別別,小波,別这样,好吗?」老姨开始挣扎。
「不!老姨,我还沒放出去呢。」我说。
「我用手给你弄出来,好不?」老姨妥协了。
「不行,我非要那样。」就把老姨按倒在床上。
老姨的双手紧紧的攥住裤子,说什么也不让我解开腰带,但嘴随便亲,奶子随便摸。我开始哀求,说我是多么多么爱着老姨,能和老姨在一起,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等等,凡是好听的话都说盡了,但还是不能打动老姨。最后,我都快精疲力盡了,才哀求说:「老姨,就给我一回吧,就一次,过后我再也不了。」老姨这才说:「你的话当真?」我说:「当真」老姨这才松开手。我赶紧抓住机会,解开老姨的裤腰带。可向下脱裤子的时候,老姨又反悔了,说这样做是乱伦,对不起小燕子。
「老姨,我们俩又沒有血缘关系,算不上乱伦。再说了,这是我们俩的好,和小燕子沒有关系。」我说。
也许我的话打动了老姨,手再次松开,屁股还做了一个配合的动作。可老姨又反悔了,说:「我还是觉得不妥。」这时的裤子已经到了膝盖,就由不得老姨了。老姨又改变了战术,双手紧紧的抓住那白底红花的裤衩,死死不放,也不让我手伸进去。我们又开始挣扎,相互撕扯。最后,老姨终于放弃了,说:「说话算数啊,就这一次。」我这才把老姨的裤衩扯下。我怕老姨反悔,身子压住,用脚把裤衩蹬了下去。
我不想脱老姨的衣服,怕她再次反悔。再说了,脱衣服的时候,她必须坐起来,说不定一下我不留意,老姨就会跑掉,我又前功盡弃了。所以,我在脱我的裤子的时候,也用肩膀死死的压住老姨,生怕熘掉。果然不出所料,老姨开始反悔了,她抓住我的裤子,不让我顺利的脱下去。可这时也由不得她了,裤子是我的,我可以自己配合,不一会就脱了下去。老姨又开始紧紧夹住双腿,不让我跪在中间。但是,我还是强硬的分开两条腿,佔领了有利位置。
「你说话算数不?……你说话一定要算数……」当我的鸡巴顶在阴道口的时候,老姨不再挣扎了,又说,「慢点啊,我害怕,这是第一次和別的男人这样。」随即,两条腿摊开,浑身软下来,憋着嘴,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
我知道,最幸福的时候到了,手扶着鸡巴,一点点的插进阴道。老姨阴道里早就很湿滑,不费力气的就全插了进去,就听老姨「嘤」的一声娇喊,双手像蛇一样搂住我的脖子。我说了一声:「好老姨。」开始奋力抽插。此时的衣服已经成为最大的阻碍,我一边抽插,一边解老姨的衣服。这时的老姨很配合,收胳膊收手,不一会就脱了下去,乳房罩是她自己反手脱下来,然后扔在一边。我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老姨竟然伸手帮忙。最后,我们一丝不挂的重叠在一起。
不一会,老姨就扭动着身躯,漂亮的圆脸上开始扭曲,双手在我后背上乱抓乱挠,嘴里大口喘气,不时的发出如歌如泣的声音。我知道,老姨的高潮来了,更加奋力的抽插。最后,老姨突然不动了,脸因为高潮后而红的像一朵桃花的美丽。我这时开始射精,嗓子眼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老姨深情的看着我,慢慢的体会着每一下射精。
「看你累的。」老姨说着往四下看,抓起一条枕巾擦去我额头上汗。
「老姨,谢谢你!」我这话也不知道是谢谢老姨为我擦汗,还是谢谢让我肏了这一次,反正我是真心谢谢老姨了。
「我总觉得怪怪的,怎么能和外甥女婿做这样的事。」老姨说着,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滑落在枕头上,「我对不起小燕子啊,这事如果让別人知道,我怎么有脸再活下去啊。」看起来老姨心事很重。
「老姨。」我用舌头舔舐泪痕,「沒有谁对不起谁的,这是我们俩的感情,也不会让別人知道的。」我的双手放在奶子上,「老姨,如果我们都沒有结婚的话,你相信不,你和小燕子在一起,我会选择你而不会选择她的?」我尽量挑好听的说,这也是男人的诡计,许多男人都是这样做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你就骗我,小燕子那么年轻,比你还小三 岁,你还能选比你大七 岁的我?
说谎!」老姨撇着嘴说。
「真的老姨,我沒有骗你。」我吻着说。
「还说沒骗我呢,见两次面都不认识我。」老姨开始怪我。
「其实,我是认识你的,但就不知道怎么叫。」我又开始说谎,「你那么年轻,那么漂亮,我还以为不是叫嫂子,就应该叫姐呢。后来,当我知道你是老姨的身份,我真的有点退缩了,我沒想到你是长辈。可是,和你相处半年多,我还是觉得爱你比爱小燕子深,才开始漫长的追求了。真的,老姨。」「你真的沒骗我?」老姨问。
「真的!老姨,我要是说一句假话,天大雾雷噼!出门让汽车压死。」我说。
「不要说了,我信!」老姨用那张性感的嘴,堵住了我的嘴。
凡是女人都喜欢听男人说好听的话,老姨也不例外。于是,我们就这样紧紧的重叠在一起,聊了很长时间。我说很多爱慕老姨的话,就连当初看到她裤子里包裹的屁股,就有冲动想摸一把都说出来了。当我问起老姨第一次见到我的感觉的时候,老姨说沒有什么感觉,并且对我印象很不好,特別是在上火车前,总用下体顶她的屁股,对我印象就更不好了。后来在练车的时候天天欺负她,现在又这样了,都恨之入骨了。看来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喜欢说女人的好处,而女人总是说男人的坏处。
我们大约说了半个小时,我的鸡巴在老姨的阴道里放着,一直沒拿出来。看着老姨嘴里说着我是大坏蛋,还不时的亲吻我,我的鸡巴渐渐的又硬了起来,屁股又开始上下动,鸡巴在阴道里又抽插起来了。老姨说:「你这个大坏蛋,说好了就一次,怎么又来?」我笑着说:「一直也沒拿出来,这也算一次啊。」老姨就捶打我的后背,说:「你是个大坏蛋,说话不算数,我对你印象更不好了,等完了我要报案,说你强肏我。」可随着抽插的加速,老姨就不骂了,又享受起来。
这次做爱,和刚才不同,我已经射过一次,所以坚持很长时间,竟然把老姨弄了两次高潮,我还沒有射精。我说:「老姨,我再玩一会。」老姨看着我,点点头,紧紧的抱住我。
就在这时,老姨的电话响了。老姨示意我不要动了,让我伸手拿来提包,拿出电话一看,是老姨夫打来的。老姨用食指放在嘴上,示意我不要做声,这才把电话放在耳朵边。老姨夫沒有別的事,就是问老姨回家沒有,练的怎么样了?老姨看看墙上的石英锺,才六点多,就说:「正在练呢,可还是不行,看见车还是害怕。」老姨夫就在那里说慢慢的就会好的,然后又说他那边买货的情况。我一开始沒有动,可大家知道,鸡巴插在阴道里不动,多难受?于是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老姨狠狠的瞪我一眼,可我坏笑着,沒有停止。
恰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这把我们吓了一跳。我的电话放在裤子里,而裤子也不远,伸手就能拿过来,一看,原来是我妻子的。想到刚才老姨撒谎说还在练车,也就大胆的接听。妻子问的话和老姨夫一样,问练完沒有,什么时候回家?
然后妻子告诉我,她现在正在岳母家,要和哥哥姐姐打麻将,让我回家自己睡。
我一边接听妻子的电话,一边合计着,这也太刺激了,老姨正在和老姨夫说话,我正和妻子说话,而我和老姨俩正在做爱,越想越觉得刺激,鸡巴就越硬,抽插的就越激烈。不久,就一边说着话,一边射精了。
在射精的时候,老姨明显的感受到了,狠狠的瞪我一眼,同时粉拳落在我后背上,又捏了一把。而这时,老姨夫正和老姨说拜拜,亲热的祝老姨睡个好觉,做个好梦,说明天上午十点就能回家。与此同时,妻子那边听到麻将哗啦啦的响,说不多说了,现在要打麻将啦,他哥哥都等不急了,还让我洗了再睡,笑嘻嘻的开了句玩笑说:「不要想我哦。」就把电话放下了。
「你真是个大坏蛋!」老姨把我推下去,「你老姨夫和我说话,小燕子和你说话,你就往人这里射啊?」说完又是一阵粉拳乱打,「你的印象现在在我眼里是最糟糕的啦,以后都不会搭理你的。」「老姨。」我紧紧抱住老姨,摸着屁股,「今晚我不走了,就陪着你睡觉了。」「你磙,磙蛋!」老姨叫着,「我才不和你睡呢。」见挣脱不了,才说,「你让我擦擦下面啊。」这一宿,我抱着老姨睡的。老姨的头一直枕着我的左臂,手紧紧搂住我的腰。
我的胳膊酸了,但我硬挺着,我觉得为了心爱的老姨值得。当一觉醒来,天濛濛发亮,我感觉到腹中一阵飢饿,才想起来昨晚就顾着做爱了,还沒有吃饭。我看着老姨丰满的身子,熟睡甜蜜的样子,不忍心打扰她的美梦,就忍住飢饿。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不禁问自己,我搂的是美丽的老姨吗?我昨晚肏的真是俊俏的老姨吗?看着老姨那光滑的屁股,忍不住用手按住,揉搓。
「几点了?」老姨问。
「五点了。」我看看墙上的石英锺,说。
「我给你做饭去吧,今天你还要上班呢。」老姨说。
「我再搂你一会吧,老姨。」我紧紧的搂住老姨,不让她起来,手又摸到了阴道。
「又想了吗?」老姨问。
「嗯。」我点点头。
老姨也点点头,伸手把鸡巴攥住,套弄起来。我半起身,一只手搂着老姨的脖子,一只手在身上乱摸着,嘴在老姨的脸上转着圈的亲。老姨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固定好我的头,把香喷喷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慢慢的,我的鸡巴再次坚硬起来,老姨就用手搬着我的身体,示意我上去。当我鸡巴插进阴道的时候,老姨说:「我怎么忘了,和你就一次,怎么又来?」可随着我加速的抽插,老姨也进入了角色,开始呻吟起来。这次,老姨有了短暂的高潮,可我迟迟沒射,一直到六点半,大约肏了一个半小时,我才射。可这时,做饭已经不赶趟了。
「老姨,我们出去吃吧,我请你。」我笑着说。
「你给我折腾了一宿,你不请我谁请?」老姨穿着衣服,说。
我们吃的是油条豆腐脑,就在路边。
「老姨,晚上还练车啊。」我说。
「不练了,练车就欺负我,还赖在人家不走。」老姨说。
吃完饭后,我们一起回来,我上了我的车,这也是分手的时刻。老姨走到我车边,扶着车棚,大眼睛深情的看着我,说:「慢点开,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然后摸了摸我的脸,向后退了几步,举起小手,说,「拜拜,晚上见。」「回去把屋子收拾一下,別让老姨夫看出来。」我说。
「我知道了,你走吧。」老姨说。
我把车开了十多米停下,回过头来看,只见老姨已经向楼门走去。她的身板依然挺拔,屁股依然浑圆,走路时还是那么颤抖。我笑了,自言自语的说:「老姨,我最亲爱的老姨,你终于成为我的女人了。」五、
自从和老姨有了这鱼水之欢后,我的心里踏实多了,几乎不出去嫖娼了,因为老姨不但漂亮,那丰满的身子也是我的最爱,再则说和老姨做爱不用花钱。可老姨却有很大的压力,毕竟我们之间是不伦之爱,她害怕这事走漏风声,对自己的名誉不好,几次对我说到此为止,不能再发展了。可我偏偏捨不得老姨的身子,每次出来练车,都要强硬的亲吻抚摸。老姨对我也沒有办法,只得随我。老姨说:
「千万不能让別人知道啊。」
老姨一向在修理厂,从来不回家,我就要求去家里做爱。可老姨十分担心,毕竟修理厂离家不远,说不定老姨夫什么时候回家,要是堵到了,那么就完蛋了。
于是,我租了一个单间。当我把租的房子告诉老姨的时候,老姨犹豫了,说:
「小波,我们还要继续下去吗?我毕竟是你老姨啊。」我也不理会老姨说什么,就拉着她上楼。每次老姨都有些不愿意,可经不住我死缠烂打的,她也害怕争持被別人看到,只得跟着我上楼。时间一长,老姨也不说什么了,跟着我一起上楼了。每次做完了,老姨总是一句话:「別让別人知道啊!」老姨终于能自己开车了。老姨夫特別高兴,要请吃饭。老姨夫毕竟是小家子出身,比较吝啬,也不去饭店,买些菜就在家里摆一桌,按他的话说反正老姨闲着也是闲着,给她找点事幹。为了显示自己现在有钱了,还把岳母、二姨、三姨也请来了。
在酒桌上,老姨夫显得很高兴,说了很多次沒有我就沒有今天的他,更沒有今天的家。于是,二姨和三姨也都夸我妻子找了一个有能耐的女婿。岳母和妻子在饭桌上就更自豪了。老姨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一口一个外甥女婿的叫,告诉大家现在可以单独驾驶车辆了,以后有什么事尽管说。然后叫:「外甥女婿,老姨敬你一杯酒。」样子真的像一个长辈。笑的岳母嘴都合不上了,说:「別看岁数小,这可真是亲老姨啊!」于是,大家也一口一个的叫外甥女婿。
吃完了饭,已经是下午两点多。老姨夫说还有辆车等着修,很着急,就要去修理厂。岳母说走,我们也去看看。于是,大家都要去看看。老姨说我收拾一下碗筷,等一会也去。妻子说:小波,老姨喝酒了,你等一会和老姨开车过来,我们也领教一下老姨的车技。老姨夫说:也好,你就等一会吧。说完,就和大家一起出了门,家里只剩下我和老姨两个人。
我走过去,手放在老姨的屁股上,笑着看老姨。刚才老姨一直叫外甥女婿,已经把自己的角色进入到老姨的身份了,见我摸屁股,就回过头来说:「哪有你这样的鸡巴外甥女婿的,还摸姨丈母娘的屁股?」老姨的嘴向来不干不净,特別是和老姨夫,什么髒话都说,今天又说漏嘴了。
「我就是这样鸡巴外甥女婿,不但摸姨丈母娘的屁股,还要做那种事呢。」我抱紧老姨,就往床上按。
「小波,別这样,说不定他们回来的。」老姨终于回到现实中来,哀求着。
「他们不能马上回来,我们快点做。」我把老姨死死的压在床上。
「你要是这样,別说我告你强肏!」老姨正色的说。
「随便你了老姨,反正今天我要你,即使被枪毙了,我也要你。」我说着话,已经把老姨的裤子解开。
我的话打动了老姨,她不再挣扎,只说了一句:「你快点啊。」就配合我脱下裤子,说:「別脱衣服了,你快点。」于是,我们谁都沒有脱衣服,只光着下半身,在床上做起来。这是我第二次在老姨家的床上做爱,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做爱都在出租屋里。这次做爱因老姨十分紧张,沒有高潮,一直催我快点。大约十分钟后,我就射精了。老姨也沒擦拭下体,赶紧的穿衣服,说:「你这个坏蛋,就不会在出租屋里时间充足了做啊?」我也赶紧穿衣服,坏笑着看着老姨。最后,我帮着老姨收拾碗筷,然后才下楼开着车到了修理厂。
下午,老姨开着车,后面挤着岳母等四个人,围着本市转了一大圈,特別是在那小树林边走。老姨心里明白我在使坏,气的撅着个小嘴。可后面坐着的人哪里知道细节,一个劲的夸老姨的车技真好,妻子还特意说:「还不是多亏了我老公,要不老姨行吗?」等沒有人的时候,老姨才使劲的掐了我一把,说:「你这个大坏蛋,我裤衩里都是你那鸡巴玩意,潮乎乎的拔凉。」我就笑了,因为老姨正是带着我的精子,开着车带着妻子和岳母她们围着市里转。
老姨能自己开车了,我也就再沒有机会晚上相聚了,在妻子和老姨夫的眼里,这在正常不过了。平时,我也不找老姨,总是到修理厂看看,和老姨夫聊天。可是,在老姨夫最忙的时候,我还是把老姨约出来,到出租屋里做爱。转眼一年过去了,在出租屋里,已经数不清和老姨做几次爱了,我们都是来去匆匆,做完爱就分手,所以谁也不知道我和老姨这段恋情。
我们就像正常的夫妻一样,不是保持一个姿势做爱,也要玩一些花样,像什么老汉推车、倒插蜡等等,当然也做了口交。口交是我提议的,当时老姨还不好意思,可经不住我再三哀求,老姨给我做了。要知道,老姨的嘴很性感,并且能把我鸡巴完全含进去,当那洁白的牙齿和喉咙的伸缩,都会让我激动不已,觉得把精子射进去爽极了,于是我们经常做,特別是老姨来例假的时候,从头到尾的口交,令我从头爽到脚底。
肛交我们也做了,但不常做,每个月有一回吧。这是因为老姨的屁眼很紧,往里插的时候她很疼,而我也很难进入,所以一般情况下,插到一半,就直接插阴道里了,改成性交了。
老姨的奶子很大,很适合做乳交。第一次做的时候,老姨并不知道做什么,当我把精子射到她脖子上的时候,老姨气的捶打我,说:「你这个坏蛋,还让人手按着奶子挤你的鸡巴,都射我身上。」可之后,老姨就主动给我做了。当我坐在沙发上,老姨跪在我前面,双手紧紧的按住奶子,把我鸡巴夹在中间,她的身子上下移动的时候,我的心就格外的清爽。这时,我会抚摸老姨的脸蛋,手指不停在在她嘴里抽插,真是太美了。
老姨慢慢的对我有了依赖,只要走进出租屋,马上就变成淫妇,盡展淫荡姿态。每次做完爱,老姨总是说:「小波,我们这事可不能让別人知道啊,特別是你老姨夫还有小燕子。」我会紧紧抱住老姨,抚摸着那光滑的大屁股,微笑着说:「老姨,这是我俩的秘密,谁也不会知道的。」老姨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手玩弄着鸡巴,说:「嗯,这是我俩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