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淫女传之翠儿小传

不死淫女传之翠儿小传



 翠儿自从来到锦官城,随李丹学了两个月的淫女门的功法后,似变了个人,
以前安静的她完全沒了,取而代之的是骄横和更像小孩子一样的性格。李丹以为
只是女大十八变,而且她已经到了第三层,自己又传给她不少元气,应该沒人能
欺负她,只有她欺负別人的分。所以李丹便不再管她,任由她放纵。
「那边的两个笨蛋,他一个穷书生,沒钱的。」翠儿对着巷子里说。
「哪来的野丫头,」二人向翠儿望去,「大哥,这丫头长的还不错,身材更
是好,不如……」
「嗯,那个丫头你有钱吗」
翠儿把手伸向自己两个巨乳中间,摸了一会后,数了数,「就剩五文了!」
而这个动作撩的两人硬了。
「嗯,我们兄弟小于一两的不打劫,不过你的标准到是够我们劫个色。」
「偶,那你们劫色吧。」说着,翠儿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下,扔在青石板铺
的巷子里,然后向巷子里的两个「笨蛋」走去。
「大哥,这丫头还挺配合,怎么回事,不是应该我们去抓她然后挣扎反抗吗」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不过我们还是按照流程来吧!」
二人解开裤袋,一前一后的上起了了翠儿。
「你们俩个是一直在这附近打劫吗」
「你问这个幹吗,想让官府抓我们啊,沒门,我们哪都去。」
「我只是想,以后可以让你们多劫我的色而已,你们俩还挺舒服的。」
「別想套我们,我们劫完色就走,你也別想再抓住我们。」
「其实你们俩个还可以玩点更刺激的,比如推到地上打一顿,或者用刀来割
我的身体,都可以哦!」
「我们兄弟,只打劫,不打人,不要把我们和那些流氓比,把你打残了,官
府一定会找我们,我们拿了钱就走,几两银子根本不至于惊动官府。」
「考虑的还挺长远吗,那你们就只能享受我一次喽,偶,对了,你们可以来
我们鸣凤楼消费,我叫翠儿,记得要点我偶。」
「鸣凤楼,就是那个城外竹林新开张的,我们兄弟可消费不起,不过难怪你
这么配合。」
「嗯,趁着天沒黑,我们再去找个有钱的倒楣蛋,那个穷书生就留给你了」
发洩完后,他们俩穿好衣服,背对着翠儿和那个书生,走了出去。我们兄弟俩,
只能帮你到这了。
「你要不要也劫个色,很好玩的偶。」翠儿像猫一样慢慢爬向墙角蹲坐的书
生。
「你还是快点把衣服穿上吧,姑娘。」
「那我打劫你了哦。」
翠儿爬向那个书生,在书生的挣扎中把他的裤带给解开,然后用嘴含着那根
挺立了许久的肉棒。
「有点咸,还有点髒,我帮你清理下吧。」
就这样翠儿用牙齿和舌头将书生的肉棒「清洗」了一遍。
而书生则一直忍着,沒敢射。
「嗯,这麽憋着可不好,还是说你想射在其他地方。」
「胸部怎么样,虽然沒用过,不过很软偶,要不要试下。」
「不说就默认了。」翠儿则拉着书生的手,让他坐到自己的腹部。
「嗯,我的胸如何,会不会有点幹。」翠儿用那对巨乳夹着书生的肉棒来回挤压。
「你叫什么名字」
「吕良玉。」
「翠儿,你家住在哪我可以去找你,让你欺负回来。」
「城西的吕家庄。」
「离竹林远吗在哪个方向。」
「竹林向南两公里就到了。」
「偶,很近啊,我白天去找你啊,你可以帮我修炼功夫,我可以给你做饭,
你们那西面全是树林吗,你可以在那帮我练功,就这麽定了。」
「好厉害啊,还沒射,比刚才那两人强多了,不用忍着哦,会憋坏的」
很快,书生的精液就喷了翠儿一脸,「有点咸,不过蛮好吃的。」翠儿吃着
蘸有精液的指头,不一会就将脸上的精液都吃完了,「你起下身。」
「我明天去找你偶。吕良玉。」
第二天,一身粉衣长裙的翠儿来到吕家庄,向村民打探吕良玉住哪,「我昨
天钱丢了,是吕良玉帮我找到的,我想谢谢他」,随后拿出了铁饭盒。
「偶,进去吧,他在看书呢。」
「吕良玉,去森林里看书吧,那里安静,这里人来人往的,我给你带来午饭
哦,可以中午不用回来。以后我就在树林等你。」
「嗯,好吧,不过不要仗着你练过武功,力气大,强迫我,不然我不去。」
二人随后来到树林,找了个僻静处,「吕良玉,帮我练功吧,你说好的。」
「我又沒答应,都是你在说。」
「好,我看你帮不帮。」翠儿,很快脱光了衣服,然后趟到吕良玉的腿上,
「丹儿姐说这层只要有人打我就能不断进步,你不打我,我就一直含着你的肉棒。」
说着,解开吕良玉的衣服,含了起来。
「好了,怎么帮你。」
「这有个鞭子,你用它不停抽我就行了,放心,沒人来这的。」
「你站远点。」吕良玉拿起鞭子抽起了站在一块空地上的翠儿。
「嗯,果然像翠儿姐说的那样,很快就恢復了,吕良玉,你放心,我是不会
受伤的,继续用力。」
吕良玉看见鞭痕很快就消失了,也放心的用力抽了起来。而翠儿则哼起了歌。
「吕良玉,累的话就歇会,我带了水,你也该锻炼下身体,才一个时辰就累
成这样,以后我会每天都来监督你锻炼的。偶,对了,我还带了很多食物,都是
我做的,吃点恢復一下,等我练成第三层至少要两三个月,可別先累垮了。」
「怎么会有这麽奇怪的功法。」躺在草地上的吕良玉问翠儿,一边吃着翠儿
的点心。
「我也不知道,丹儿姐说是为了获得更强韧的肉体以感受元气。」
「沒有什么招式吗」
「沒有,而且练了这功法,只想让別人打,一点打人的念头都沒有。」
「天下间要都是这种武功就好了,那该少去多少纷争。」
「是啊!」躺在吕良玉旁边的翠儿,看着这茂密的树木,轻轻的说到。
「丹儿姐说我可以尝试些硬物了,我特意带了两块青砖来。」
「嗯,沒事吗,用砖头」
「丹儿姐说在我身体里留了很多元气,就算用刀砍一天也沒事的,放心吧。」
吕良玉拿起砖头向翠儿砸去,他怕翠儿受不了,就先砸了翠儿的乳房,赤身
裸体的翠儿似乎沒什么感觉,但是胸部就颤动了一会,「喜欢的话,休息的时候
可以用翠儿的乳房坐枕头哦。」
看到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吕良玉开始放心的用砖头拍的翠儿的身体,而翠儿
则满不在意的站在空地四下张望,或者,偶尔对着吕良玉吐吐舌头。一个时辰后
吕良玉觉得自己打的手痛,就躺地上歇了起来,「我看看,应该找个让你握起来
舒服的东西的,都红了,」翠儿小心的握着吕良玉发红的手,吹了两下,然后放
到自己的双乳中间,「今天就这样吧,你先枕着我的胸歇会吧。」说着将吕良玉
的头放到自己的两个巨乳中间,自己也躺在了地上。
「吕良玉,我把你的手弄的那么痛,你可以把那两块砖放到我的阴道和肛门
报復我哦。」
「嗯,沒问题吗」
「当然,放心,你伤不到我的。」
翠儿用手将自己的阴道拉大,「嗯,放块砖进去,你还可以用手控制那砖更
好的报復我哦,快点吧。」
说着,吕良玉将那块有手掌大小的砖塞到了,翠儿的阴道。「好爽啊,原来
扩大阴道这么舒服的,吕良玉,你用那砖抽插下,应该会更舒服的。」
? ? 「啊,舒服,吕良玉你继续,別停。」
? ? 「啊,我感觉要泄了。」翠儿的阴道流出了不少的淫水。
「不用拿出来的吕良玉,还有肛门,等下。」说着,翠儿用力将自己的肛门
也拉了开来,「两个一起应该更舒服吧,快放进来吧。」说着,吕良玉将另一块
砖塞进了翠儿的肛门,「一起抽插,吕良玉,放心,沒事的。」
? ? 吕良玉有了这句话后也放心的将两只手在放到翠儿的阴道和肛门里抓着两块
砖头抽插了起来,「嗯,吕良玉,我是不是忽略了你的感受,只顾自己爽了。」
? ? 高潮完后的翠儿有些内疚,「要不现在开始,你随便玩我的身体,当做补偿
好了,要不你也把衣服脱了,让我好好服侍你。」说着将吕良玉的衣服都脱光了,
然后让自己阴道的淫水滴到吕良玉勃起的肉棒上,「很滑,很舒服的哦。」然后
又抹了很多自己的淫水到胸部,用胸部夹住吕良玉的肉棒,晃动了起来。
「怎么样,不喜欢的话,可以用阴道和肛门服侍哦,你想要哪个」
? ? 「不说的话,就每样都来一次咯。」翠儿就这样用胸部晃动了一会,当看到
吕良玉要忍不住的表情时,突然停住,然后坐到吕良玉的身上,将他的肉棒淹沒
到自己的小穴中,然后自己动了起来,而随身体运动的乳房则上下颤动,不过翠
儿到是沒有任何声音,只是微笑的看着吕良玉那红透的脸庞。看到吕良玉快坚持
不住的时候,露出了开心的笑容,然后又换自己的肛门继续服侍起了吕良玉。
而自己则笑的更开心了。吕良玉似乎也不想这么一直被动,双手托住了翠儿
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而翠儿则继续微笑,「想射就射吧,那是肛门,不会怀
孕的,就算怀孕了,我也会让丹儿姐帮我打掉的,放心吧,不会逼你的。」
? ? 「翠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 ? 「只是觉得你太弱了,想保护你吧,也可能是丹儿姐教的功夫的原因,总之
就是想一辈子都能这麽陪你下去。」
? ? 「翠儿,我喜欢你。」
? ? 「嗯,我会永远陪着你的,吕良玉。」
「翠儿姐说我基本到第四层初级了,等我练完就可教我长生不死的功法,可
是如果我长生不死,你老了,死了,我会很伤心的。」
? ? 这天翠儿并沒有让吕良玉陪她练功,只是安静的躺在草地上陪着看书的吕良
玉。「你可以再找一个吕良玉啊,天下那么大,总归有个重名的吧。」
「可是吕良玉都会死的啊,对了我可以问丹儿姐有沒有起死回生的功法。」
? ? 「起死回生,你喜欢一堆白骨的我吗。」
? ? 「嗯,如果你的肉棒还在的话我也许会喜欢。」
? ? 「嗯,如果我们天人永別,我应该也会在天上想你吧。」
? ? 「那有登天的法术吗,我有那么多时间,应该能学会,到时候我去找你。」
? ? 此时翠儿已经绕到身后缠住吕良玉的脖子,「嗯,你这辈子別想摆脱我,我
要缠住你。」
「嗯,吃饭吧,中午了」
「丹儿姐,我是不是天下无敌了现在。」
? ? 「不好说,武林中人肯定是打不过你,但这世上是不是有其他的可以感知到
更大力量的修仙门派,丹儿姐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目前来看,只有我们。」
? ? 「那有沒有男生修炼的功法可以长生不老。」
「我们淫女门的功法只能女生修炼,亲手教他们也沒用。」
? ? 「那元气可不可以让人不死啊。」
? ? 「元气可以强身,疗伤,但是却不能阻止衰老,或者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用,
怎么了,心疼你们家吕良玉要慢慢变老了。」
? ? 李丹将很多事都告诉了翠儿。凤姐和她都不想留她在鸣凤楼工作,只是规定
晚上必须回来,而现在正值后半夜,客人都睡了,只有李丹和翠儿在竹林后面的
厢房里聊天。
「为了能让你活的更久,我还是希望你能多加锻炼身体,来吧,不停的用这
铁棒在我阴道里锻炼吧。」
? ? 「別说的这麽大义凛然,就是想我玩弄你呗,我准备了些特別的东西。这是
我特制的可以撑开乳孔的小玩意,你以后要一直带着它,直到你的乳房也可以服
侍我。」
? ?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麽色了,不过我喜欢。」
? ? 「反正我终会老去,不如现在就好好满足你。」然后从他自己带来的包里拿
出了三根木头阳具,「我不在的时候,要一直带着它们。」
「怎么说的跟生离死別似得,我现在就放进来。」趁着翠儿将三个木头阳具
放到自己下身的时候,吕良玉转身从包里掏出了狼牙棒,「哈哈,沒想到吧,听
说你练到第四层后,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下身有了东西,打起来更舒服哦。」
「嗯,算你有心,不过你的力气够不够我爽的,还要试试,来吧。」最后两
个字说的相当妩媚。吕良玉也是得到了暗示,双手拿着狼牙棒就向翠儿的阴部打
去,而背靠着树木的翠儿则轻哼了一声,「嗯,果然是有准备的,还不错,继续
吧,看你能不能满足我。」
「哼,还挑逗,今天就让你好好爽爽。」吕良玉不停地用狼牙棒击打着翠儿
的阴部,而翠儿则像平时一样微笑,不过有时沒忍住也会轻哼两声,头则转向一
边,偶尔也会面对吕良玉吐吐舌头。
而打在翠儿身上的狼牙棒的伤口则迅速恢復,好像从沒有打过一样。「如果
觉得累就歇会,老人家。」翠儿则持续挑逗着看起来有些喘粗气的吕良玉。
「啊,好吧,我歇会。」累的不行的吕良玉扔下狼牙棒,躺在草地上,
? ? 「嗯,比过去强多了,以前一小时就累趴下了,现在终于能撑两小时了,错。」
翠儿则躺下鼓励着。
「偶,对了,这是丹儿姐要我给你喝的奶,我现在还沒发泌乳,等以后我到
五层的时候,就天天让你吸我的奶当饭吃,丹儿姐说这可以增强你的身体,试试。」
? ? 吕良玉结果后喝了起来,累了半天的他一口气就喝光了。
「嗯,还有,我听很多人说女生的淫水有滋阴补阳的作用,不知道是不是真
的,你要不现在验证下,拔了木头积攒的大概都会流出来,你可以喝新鲜的。」
? ? 「翠儿,你对我真好。」
? ? 「只是不想你那么快老罢了,快点喝点,不然都流到地上了。」
「偶,对了,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在练丹儿姐的武功,到时候你身边就都是美
女,连村口的那个老婆婆都能变得年轻,到时候你不会喜欢我了吧。」
「嗯,不会的,我会一直伺候你的,就算我哪天移情別恋了,你比她们都厉
害,你的丹儿姐更是创始人,肯定会帮你把我拎回去的。」
「嗯,是啊,我还能把你抢回来。」
「嗯,对了,让我看看你的肉棒,看它需不需要我。」翠儿直接将吕良玉的
衣服全扒光了,然后爬到他的胯下,低头,用嘴含住他的肉棒,然后又抬头楚楚
可怜的看着他,「行,你随意,不用每次都这么看着我,想怎么玩随你,」翠儿
又高兴的含住了他的肉棒,「嗯,今天让你也尝尝自己精液的味道。」
? ? 在吕良玉射在了翠儿的嘴里之后,翠儿一反常态的抱住他,然后将嘴里的精
液咽下,慢慢的吻起了他的脸庞,「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直到你老去,死亡,不
论你是否依然喜欢我。」说完,翠儿轻轻的吻了下他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