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老闆娘的慾火

酒吧老闆娘的慾火



2007年9 月的一天,我吃过晚饭出去跑步锻炼。
跑了大半路程,感觉有些累了,换成走路,经过一间很小的街边酒吧。
不经意间往酒吧里看了一眼,见吧台边坐着一位打扮时尚的女人,正在向外张望。
那女人留着乌黑的大波浪头髮,一张最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微微上挑凤眼,高高的鼻樑,厚厚的嘴唇涂着猩红的唇膏,上身着猎装,下身穿短裙,腿上穿网袜,足下蹬细高跟皮靴。
看到这里,我忽觉嗓子眼发干,决定进去喝杯咖啡。酒吧很小,店面只有三四十平米的样子,有五六张桌子。
本以为她是个顾客,可进去才发现:她就是老闆娘,而我才是唯一的顾客。
也难怪生意会不好,这条街有很多酒吧和咖啡厅,几乎个个规模都比这家大。
我要了一杯咖啡,价格很便宜:十五块。
我坐下来,默默地喝着咖啡,边四处打量着这间小店。
但我沒有开口套磁,在这方面,我一向很矜持的如果不是她开口,我打算喝完咖啡就走人……然后过几天再来一趟。
「您觉得咖啡味道如何?」她忽然问我,声音听上去很娇气。
「啊,不错。」
「那价格呢?」
「挺便宜的。」
这时来了一对大学生情侣,她忙迎上前去。可那对情侣在门口犹豫了一阵,走了。
「生意不是蛮好啊。」我说。
「是啊,」她面露愁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意总是不太好。」
「你的店面太小了,旁边开酒吧的太多。」
「大概是吧……」她黯然……我进去喝这杯咖啡,其实只是为了个单一的目的:她的相貌以及这身打扮实在太撩人了,所谓秀色可餐。
作为一名资深色狼,我当然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怎样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色狼呢?狼的本性,是善于发现猎物,紧追不捨,直到把她扑到在地,然后慢慢享用这顿开胃美餐。
而色狼,作为狼的一种,捕猎方式与其他狼并无两样。
尽管和她对话时我眼睛只盯着咖啡杯,可脑子里却出现了一幅生动的画面--我一把将她抱到咖啡桌上,掰开她穿着网袜的腿,然后◎#¥%……
美女仍坐在我对面忧郁着,全然不知我在心里已经把她给办了。
就这样边对话边幻想,我喝完这杯咖啡,然后告辞。
其实泡妞本质上就是一场心理游戏:你要让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对你产生好感,进而产生安全感,最后让她服服贴贴地任你摆佈。如何一步步实现这个目标,要看每一步心理互动过程。
我现在处于泡妞的初级阶段,我们只是一面之缘,路还长着呢。
我曾经不止一次思考一个问题:男人若见了漂亮女人,第一反应是什么?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人品产生了怀疑。
我上中学时,因为不好好唸书,被父母送到建筑工地幹了一个多月的民工--不是为挣钱,而是为了治治我,让我明白出苦力的日子不好过。工地的民工们,每当工闲时就会聚在一堆,开着下流的玩笑,话题永远离不开下三路。每当有年轻女人经过,民工们就吹口哨,起哄,然后YY她们。
那时我很瞧不起他们,觉得他们低级,无聊,下作。等等。
后来我成人了,所处的社会地位不是「劳力」阶层,而是「劳心」阶层。可我却变得越来越低级趣味了,每当见了漂亮女人,我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跟她上床。
为此我懊恼不已,生怕自己变成和当年那帮民工一样的「低级、无聊、下作」,也就总是刻意在女人面前矜持。无论心里**她们几千遍,眼睛却可以做到目不斜视。跟着女人屁股后面转献慇勤的事,永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孔子不是曰么,发乎情,止乎礼义。
我虽然面子上假装,可内心的苦恼却无法消除:难道我是个人品很差的人吗?难道我就不可以消灭这些杂念淫慾吗?
为此,我问过很多盆友。我的盆友圈子,基本上都算社会的精英阶层。大家看上去,都衣冠楚楚,人模狗样的。
这些盆友给了我一些安慰。因为他们中的所有人--假如关系够近,而不需装腔作势的话--对漂亮女人的看法跟我完全一致:如何把她搞上床?
看来,性的吸引在男女关系上永远是第一位的,有了性,才会谈及其他:理想啊,性格啊,情操啊,等等。我有个绰号,叫「忍者神龟」。这个绰号的得来,与我个性特別坚韧执着有关。我所认定的目标,我一定会百折不挠去实现。一日不实现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同时,我还是个慢性子,做事总是不慌不忙,即使泡妞也是如此。
一个慢,一个忍,难道还有比「忍者神龟」这个绰号更贴切的吗?
事实上,在那天之前,那个酒吧就在那里很久了;而我,也曾无数次跑步路过那里。
可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那里有个酒吧,酒吧里有个风情万种的老闆娘。
而今,酒吧老闆娘闯入了忍者神龟的视缐,这就叫,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了合适的人。
量她有七十二变,也休想逃出我的龟掌……
第二天我会做什么?
初级狼友肯定想,我一定又去酒吧了,藉机跟老闆娘套磁。
呃,说实话,这样做往往效果不好。因为,这种死缠烂打方式很容易引起女人警觉,感到你心地不良,自然会竖起一道柏林墙,那你很难上她的。
那么,一个高级的狼友,比如我,会怎么做呢?
我的做法是:第二天我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三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四天,依旧跑步,目不斜视地路过那里。
第五天,依旧跑步,往里看了一眼。
当然了,又看到渔「你每天跑步锻炼啊?」老闆娘热情地招唿我。
我学大禹三过店门而不入,就是想让老闆娘问我这句话。
这句话不是随便问的,因为她不知不觉地对你感到好奇了。一个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的人,必然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也往往就是一个优秀的人,而女人,往往喜欢优秀的人。
当然,有些傻萝莉偏偏喜欢烂仔,但这是不成熟的表现,等她们成熟了,自然不会喜欢烂仔了。
而自己开酒吧的女人,肯定不是萝莉,而是成熟女人网袜老闆娘在吧台边张望。于是我进去了。又开始了不良幻想,跟老闆娘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
怎么才能滔滔不绝又不至于让女人生厌呢?那就找她最喜欢听的话题。
可俗话说,萝蔔白菜各有所爱,你怎么能在短时间里知道她最喜欢听什么呢?
你可以想想:一个生意不好的酒吧女老闆,她最想听的话题是什么?
对,就是「怎么才能让生意变好」。
当然,进入这个沒完沒了的话题,还需一些铺埝,你要照顾她的自尊心,不能以为师的口吻教训她。
于是,我顺着她的问话回答了我的锻炼习惯,并不失时机地表明,我很多次从这里路过,但几天前才发现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给我感觉很温馨,很宁静之类的。宾主双方为这次懈逅均表示满意。我之所以赞扬她的店很宁静,其实是在暗示她生意不好。我想等她自己开启这个话题。
果然,她问我:「你作为一个顾客,在这一条街的酒吧里,你会选择进哪个店?」
我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我决定说假话,但以开玩笑的口吻:「进你的店。」
「为什么?」她显然不信。
「因为有你啊!说真的,我第一次路过你这里看到你,忽觉眼前一亮,你太漂亮,太有气质了。」
也许有初级狼友说,啊?这么肉麻的吹捧都说了?那女人不会觉得你心地不良?
这个问题是酱紫的:第一,女人基本上都是喜欢被吹捧的,而且特別在乎对自己外形的吹捧。哪怕一些很优秀的女人不靠脸蛋吃饭,她们依旧喜欢被男人称贊为漂亮有气质。一项调查表明:都市白领女性里,90%自认为很漂亮有魅力。可见,女人普遍是自恋的,而吹捧女人就是满足其虚荣心。
第二,吹捧女人要看火候,看时机。不能一见面就死吹勐吹乱吹,那样女人会很自然知道你心怀鬼胎。有句话,心急吃不到热豆腐。想吃女人豆腐,你得有点耐心。而跟女人打过几次交道后再吹,那就离潮吹不远了。
第三,以开玩笑口吻说出这话,既吹了她,又给自己留有馀地。万一女人觉得不满意,你还可以收回,换个地方吹第四,这也是个不疼不痒的试探,如果她不以为意地接受了,那么下一步就能说一些更肉麻的话了。
我见她并沒有对我的吹捧表现出警觉,也就进入了那个话题。
「我觉得,首先你的店太小了,俗话说货卖堆山,小店容易给人一种不正规的感觉。当然小店如果能做得有特色也能吸引客人,可你的店并沒有什么特色。这一带酒吧这么多,无论从规模还是装修档次,你这里都不佔优势,所以陌生的客人是不会进你的店的。」
「嗯,是,现在来我店里的基本上都是熟客。」
「而且这些熟客,基本上是冲你来的。」我直接点题。她的模样太风骚了,不吸引各路色狼才怪。
「是。」她承认了,「说真的,这种暧昧的经营方式我很讨厌,可不这样,酒吧铁定要亏本。就这样也才对话到这里我明白她为何对我的吹捧不警觉了,因为她的酒吧本身就面对一群狼友玩暧昧路缐。
而各色狼友们的素质,不用问我也知道,太多对她垂涎三尺的男人了,像我这样把口水往肚里咽的都属于另类,所以她才会问我,该如何经营她的店。
我说出了我的想法:「你的店规模太小,做特色的话也很难做出来。第一步我觉得你该把楼上也盘下来,面积扩大一倍。其次,你得想出一些名堂来,不仅要吸引这些暧昧的客人,还能吸引其他人。」
「可我想不出还能做个什么特色啊?」她一脸苦恼的样子。
「这么嘛……」我瞟了一眼她的渔网袜,视缐又落在咖啡杯上,「我曾经在一个摄影论坛里当过版主,很多摄影爱好者都想搞模拍,可自己去请代价太高了,所以很想组织起来集体搞模拍活动。我曾经去问过行情,一个野模一天才400 块,要是一群人分摊的话沒几个钱。只是平时太忙,懒得组织这些事。如果你的酒吧能做这么一个模拍摄影基地,比如说,楼下是酒吧,楼上是摄影室,你会吸引很多摄影爱好者。当然,要吸引人还是需要暧昧路缐,比如搞点人体摄影啥的,但那样就不用你再被暧昧了。」勉强赚个菜钱呢。「啊,你接着说?」她眼前一亮。
「比如,组织一个20人的小型活动,每人收费100 元,合计可以收2000元,请野模成本才400 ,你净赚1600,而且你可以规定为门票制度,门票出门就算做废。他们喝咖啡、吃午餐,都可以在店里解决,这样你又有一笔收入。怎么算下地,你一天能在这件事上赚2000. 我是摄影论坛的版主,我可以义务给你贴广告,还可以创建一个摄友QQ群,这样时间久了,形成一个以你这里为中心的摄影圈子,你的生意就不发愁了。」
「啊,是啊。」她终于赶走了愁容,「沒想到,还真问对人了呢,你还真有想法呢。」
我心想,我当然有想法,我对你很有想法。
说到这里,店里来了一个客人,所谓的暧昧客人。
她忙起身相迎,那男人对她动手动脚,她熟练着左右躲闪,躲避着男人的性骚扰。
「可怜的美女,挣个钱真不容易。」我心想。
那个男人也够猥琐,在店里周旋了半天,见沒吃着豆腐,居然连杯咖啡都不买,走人了。
等猥琐男走远,她又坐回我面前,双手托着下巴:「你接着说啊?」
「你这样……你老公允许吗?」我根据她的年龄和气质判断,她是个已婚少妇。
「唉……」她叹了口气,「说出来难过,我老公是那种特別不成器的男人,每天都在麻将桌上耗日子,一个月就挣两三千,挣的钱还不够他输的。」啊?这样啊。「我忽然感到我离目标近在咫尺。这是一个寂寞的女人,鄙视老公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出轨律几乎是100 %。
但是,不急,不急。我必须坚持绅士风度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跟所有泡过的女人都能保持良好的关系,哪怕对方明知道跟我沒有结果,也会心甘情愿地跟我保持暧昧。
原因很简单,跟她们相处时,我处处让她们感到舒服、轻松、受尊重。
而且她们对我公认的一点,就是我这人一点都不好色,完全是个正人君子。
天,我比窦娥还冤。
当然也有例外:有个结婚狂曾以自杀威胁我就范,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摆平,从此与她老死不相往来。如果这么一个具备出轨潜质的女人我都上不了,那我以后真不好意思在淫民面前混了。
对,人争一口气,咱这上的就是争气床!
「男人,別的都可以被原谅,但不务正业,不可以被原谅。」我忙为她的怒火加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