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强幹

老婆被强幹



妻子,奶子暴大,屁股又圆又翘;妻子是一个护士,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最近他们医院要搬迁了,所以每晚都要加班。今天已经是两点了,妻子还沒回来,偶尔妻子会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一定是还沒有下班,快1点了,妻子还沒有回来,我决定去医院找她。来到医院已经是2点了,由于要搬迁医院,里面几乎沒有人,今天上午妻子说就她一个人值班。我看到一个病房的灯还亮着,心想妻子肯定在那!我上了楼,来到病房的门前,从门缝里一看,妻子果然在里面,还有一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和一个照顾他的男孩,妻子正要给那男人打针。这时让我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男孩一下子抱住了妻子的腰,扔到了另一张床上,兴奋地喊道:「大哥,快,终于可以操这个骚货了!」妻子吓得瘫在了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男人从床上起来,淫笑着说:「老子好久都想幹你了!小弟,你先来,狠狠地幹她!」男孩把妻子按在床沿,然后钻入迷她的你窄裙底发出「啾啾」声,看样子是在吸食妻子的小穴,妻子的双手颤慄着按在那男孩的头上,可恶的男孩!见到这光景令我既震惊、又愤怒,妻子怎能和那个男孩幹这种事?男孩两手抱住妻子的臀部舔穴,丝袜和黄色丝织的内裤已经被褪到脚踝,上身的浅绿色套装也被剥开露出优美弧度的香肩,挺凸的酥胸还罩着快滑落的黄色胸罩。「哼……哼……喔喔……哼……」妻子闭上双眼轻声唿喊,柔亮的长髮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任谁也看不出清纯的妻子有淫浪的行为。「喔……喔……不要进去……你的舌头……」听了妻子轻细的求饶声,可恶的男孩反而嘻嘻地抱紧臀部用劲上去。「哼嗯……哼嗯……会受不了……喔……」眉心渐渐蹙起,妻子神情紧张:「喔喔……不要……不要这样……哼嗯……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喔……嘎啊……」一声长唿,妻子软软地趴向那个男孩,长髮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脸,清纯的妻子竟然张腿站着给那种小男生舔出性高潮,男孩赶紧撑住她身体,淫淫地笑着腾出一手,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妻子被男孩扶住腰,两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喘息着。忽然地男孩伸直两指迅速戳进妻子的下体,「嘎啊……痛……」突来的攻击让散着髮丝的妻子挺直了腰肢,黄色的奶罩掉落在地板上。我瞪大了双眼盯住妻子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男孩接着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好像在拴螺丝钉一样,我看见妻子面色痛苦地仰着脸,修长的双腿在颤抖着,十指抓紧了男孩的肩膀。「嘿嘿嘿……」男孩淫笑着。看见男孩这样淫虐妻子,我真想冲进屋里救她,就在这时男孩的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是妻子的淫水。「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慾呀!骚货,平时看到你的大屁股,老子早就想幹你了!」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男孩的手掌滴落到地板。男孩的话令我讶异,难道清纯的妻子是个淫荡的女人吗?男孩的手指开始上下抽送,妻子自己提起右腿踩在男孩的肩上让男孩用力地插,脸向着天花板轻轻浪哼着。「看吧!你的穴夹得有够紧了!」「唧……唧……」的水声从迷你窄裙底传来,男孩有时插盡指根转动几下然后继续抽送,有时他像是在挖抠妻子的阴道,有时又像是在搅拌,妻子穿着迷你窄裙的屁股还会因为男孩的动作而抖动。男孩的手指在妻子的下体不停蹂躏了几分钟后,妻子又是「嘎啊」一声,身体软倒了下来,跨坐在男孩的左肩休息,我看见妻子那象牙白的丰满乳房软绵绵地压在那个男孩上。这时男孩拉出自己的阳具,顺势起身捧起妻子的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转眼就从下插入了妻子的体内。男孩站着幹,妻子的两脚也缠住他的腰,挂在男孩身上一下下地挨着人家幹她,由于妻子的身材很高,胸前的双乳就在男孩上晃动,被撩高的窄裙露出洁白宽圆的玉臀,嘴里吐着听似凄绝的淫声,淫水还不断从臀沟中滴出。房间里的妻子被男孩捧起屁股用力幹着,亮丽的长髮也很有弹性地飘扬着,过了几秒,耳里还听见妻子「嗯……嗯……」的浪叫声,就像贴在我耳边一样,而且还嗅到妻子身上的香水味。我犹豫了一会儿,抬头一望,原来男孩让妻子双手按在床上趴着,男孩则是抱紧了我美女妻子的臀部加速幹她,我看见妻子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只要一吐舌就可以舔到心目中清纯的美女妻子,如今却眼睁睁看她放浪地任由男孩姦淫取乐。男孩幹着,一只手扶着妻子的腰,一只手伸到前面去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孩就在我面前姦淫着我的妻子,在我眼前的是肆虐妻子阴户的丑陋阳具,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妻子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听到清纯的妻子会浪叫,不禁倍觉伤心,在这种悲愤的情绪中我竟然产生性兴奋的矛盾心理,掏出莫名坚硬的阳具一面手淫,一面看着妻子被男孩姦淫。「啊……啊……喔荷……要丢了……丢了……喔荷……嘎啊……嘎啊……」妻子叫了两声,男孩停止了动作,妻子再次软软地趴在男孩身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挤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我的精液也冲动地射了出来。男孩满意地把鸡巴抽了出来,对男人说:「大哥,爽死我了,该你了!」妻子现在是一丝不挂地展露在男人的眼前了,男人一定是热血沸腾,我在心里告诫着自己,好戏还在后头呢!男人早已把自己的三角裤脱了,他那根充血过度的阴茎高昂在胯间,两只手正在打开妻子的双腿,妻子的阴户也随之大开,我只能远远地忽隐忽现看到妻子的双峰和大腿根部的那丛三角形的阴毛。我心里不住的涌出阵阵冲动,直想冲进卧室去摸一摸那撮黑毛和那丘温热的小山包,男人沒有给我留下机会,他已经将头伸到了妻子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上了妻子的阴蒂。「哦……」妻子不自觉地轻嘆了一声,腰部也随之扭动了几下,妻子已经剎不住车了。男人不管妻子的反应,继续在她的胯间努力着,被男孩幹晕了的妻子可能早已沒有感觉了,她只感觉到下身的骚痒,只体会到爱慾在快速的升腾,她开始要享受这份半醉半梦之中的性幸福了。妻子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地挺起臀部以迎接齐强的舌尖的爱抚,小嘴也已微张,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哦……哦……重……重……噢……噢……」男人看着我妻子的骚样越来越重,他明白时机已到了,于是翻身上床,正对着妻子的身体压了下去,在外面的我可以明显地看到妻子的双乳在他的重压下变扁变宽,男人的右手伸在了他的腿间,想像得到他正握着自己那根硬梆梆的肉棒在搜寻我妻子的肉洞口。不一会儿,只见他的腰勐地一沉,两人小腹随即紧紧贴在一起,我明白他插进去了。也就在这同时,妻子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欢叫「噢……」証明了我的判断沒错,我的心中这时真是醋、性相交。一边看着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抽送下提臀挺腰,心上不禁醋意大发,既怪妻子骚味太重,也不管是谁就给人幹了。另一面,第一次看着自己的妻子在別人的身下欢吟,却也觉得刺激无比,妻子的媚态、妻子的叫床使我激动不已。我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双手快速地套弄起自己的阴茎,不过才上下套动几下,一股无可比拟的酥痒的感觉就冲上了脑门,「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了,忍着喉管,低沉的叫了一声,一股阳精随之喷射而出。我更用力地套弄着肉棒,身体给畅快的、不停的发射抽搐得弓了起来,精液喷洒得衣服和手上到处都是,这可是比通常的做爱还舒服呢!射完精,我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可卧室里,男人和我妻还正在兴头上。妻子的双手已缠上了男人的腰上,两人的嘴也黏在了一块,亲得十分投入,男人的腰部正用力地拱动着,他身下的那根淫棍,肯定正一进一出地在妻子的阴洞中穿插,而妻子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男人的抽送。「哦……快……快……宝贝……噢……」两人的嘴才刚分开,妻子的淫语就随之而出:「啊唷……舒……服极……快……狠……再插……快……」男人将妻子翻了过来,从后面幹妻子,他一边幹,一边用一只手抚摸妻子的阴毛,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揉捏妻子的大奶子,男人的肉茎一深一浅地插入到妻子的阴洞中,妻子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好!我操……我狠狠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你幹……幹上天!」男人边喊边急速地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地深入撞击着我妻子的花心,而妻子的双手现在已是抓紧了床单。「啊……哟……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啊……啊……再……再……抽快一点……幹死……我……了……啊啊……啊……」男人又勐力抽送了几百下,他可能也去到天堂的边缘了,紧紧搂着妻子的腰肢,小腹用力抵住妻子的屁股:「呜……呜……我……我快射了……射了……」「射……射……沒……沒关系……射进……去……啊啊……啊……」妻子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勐攻,身体强烈地颤抖起来。男人使盡全力勐力一顶,直撞花心后,整个人僵在了妻子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抓着妻子的肩头,两团臀肉发出一下下的抽搐,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龟头正在射出浓白的精液,它们正争先恐后地钻入我妻子的阴道、子宫中。
[size=0.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