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戏九凤之美女娇妻第1一3卷135

龙戏九凤之美女娇妻第1一3卷135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1章妓院裏的婴儿
隆冬腊月,大雪纷飞,在这个季节,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刻,一向繁华的洛
阳城内,此刻也是人际罕见,谁也不会在这样的恶劣天气中出来,大家都躲在各
自的家中,围着火炉,躲避风寒。
天色已晚,月亮像镰刀一样挂到天空,弯月如鈎,银白色的月光洒射在铺着
大雪的路上。很是明亮,整个夜晚却是银光闪闪。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一
个急切的声音。
「李婆,你快点,你再晚点,慧如可就危险啦。」一个年仅约四十岁的老妈
妈催促的说道。
在她的身后紧跟着一位年纪五十多岁老太太,她紧紧跟着,使劲的喘着粗气
说道:「我知道,哎哟,我的妈呀,快累死我了。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得歇一
会。」这个老太太说完,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如牛!在这麽大冷的天,她却挥
汗如雨!
「哎呦,你这个老不死的。都到什麽时候啦,你还在这裏歇着,要知道,你
在晚一会,那慧如的命可就保不住啦。」那个年轻一点的老妈子焦急的说道。
「我说那个慧如也真是的,什麽时候生孩子不好,偏偏在这样恶劣天气的时
候生孩子。」老太太抱怨道。
「哎,你这老不死的,生孩子还分什麽时候不成,你能憋得住啊」说完,
不由分说,拉起坐在地上的老太太朝前走去。
好不容易来到了,两个老太太走进了一座名家万花楼的妓院裏。
走进妓院裏,老鸨凤姐早就在那裏等候多时了。见到了她们两人,激动的说
道:「哎哟,李婆,你这个接生婆可来啦,如果再不来,母子可都有危险啦!」
李婆喘着粗气说道:「慧如在那裏,快、快带我去。」
凤姐听罢,带着李婆上了二楼,走进一间厢房,只见裏面站着很多的丫鬟,
在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正在那裏痛苦呻吟着。
这位躺在床上的就是慧如,慧如是这家妓院的一位,由于邂逅了一位客人,
忘了采取了避孕措施,导緻了怀孕,而慧如却不愿意打掉这个孩子,因爲她对那
个客人已经産生了真正的感情,她要把他的孩子生下来,从此不再做,要好好的
把孩子抚养成人。
老鸨凤姐这次沒有反对,就这样,这个孩子保留了下来。本来这个孩子是过
完这个月,明年一月才能降生,谁知道,中间发生了一件小变故,导緻这个孩子
早産了,于是大家一时沒有反应过来,导緻了这种情况。
李婆赶紧走到窗前,此刻慧如早已经是双眼紧闭,嘴巴张开,唿吸困难了,
李婆见状,马上伸出双手,按在慧如的腹部,使劲的往下捋,慧如立刻长大嘴巴,
可是唿吸,李婆此刻说道:「快吸气,吸气。」
慧如按照李婆所说,使劲的吸着气,强烈的痛苦让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慧如只感觉自己的全身仿佛撕裂了一般,疼痛无比,慧如汗如雨淋,旁边有个丫
鬟专门爲她擦汗。
李婆只见孩子的脚丫子露了出来,于是,李婆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一手按住
小脚丫,一手慢慢的往外拽,可是刚拽到半截出不来了,原因是孩子的胳膊挡在
了裏面,生孩子最麻烦的就是孩子的脚丫子先出来。
因爲那样的话,胳膊往往会挡在裏面,很难出来,这个时候不能着急,因爲
稍有不慎就会把孩子的胳膊弄断,李婆使劲的把手伸进去,想把孩子的胳膊捋直,
可是强烈的撕裂疼痛让慧如惨叫一声,晕厥了过去。
这下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难上加难了,孩子本来就不好出来,现在慧如又
昏了过去,现在的这个婴儿沒有了往外的动力推进,更难出来了,李婆凭借着多
年的节省经验,准备大胆试一下。
李婆一直手伸进去,慢慢的摸到婴儿的胳膊,然后慢慢的按照正常的姿势把
他方正,然后慢慢的往外拉,另一只手则,固定着出来的部分。
快了,快乐,费了老半天的劲,孩子的胳膊终于出来了,只剩下头在裏面了,
这就好办了,因爲头是圆形的,圆形的物体好出来,李婆托着婴儿的身子,慢慢
的一拉,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孩子出生了!
「哈哈,孩子出来了,孩子出来了。」凤姐在旁边高兴的手舞足蹈。
「李婆,真的谢谢你。」凤姐说道。
可是李婆此刻却沒有放心,因爲她不知道慧如怎麽样了,能不能挺过去,李
婆把手放在慧如的手腕处,脉搏已经很弱了,李婆大惊失色:「不好,快去请郎
中,慧如快不行了。」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凤姐吓得连忙让人去请郎中了,大家都在这
裏焦急的等待着,半个时辰过去了,就在大家焦灼的等待中,郎中被请了过来,
郎中来到之后,连忙开始把脉,把手放到手腕上,心裏一惊,坏了,沒脉搏了。
郎中连忙一摸颈部,也沒有脉搏,把手摸在心髒处,心也不跳裏了,郎中伸
出手掰开慧如的眼皮一看,哎哟,眼珠子都翻白眼了,显然已经断气了。
郎中叹息一声,站了起来,低沈的说道:「人已经走了。」
大家一听,都是心底一阵,死了慧如死了一时间,妓院裏充满了哭声,
死亡的悲痛掩盖了出生的喜悦!
孩子生下来了,母亲死了,这个孩子在刚生下来,就成爲了孤儿,凤姐抱着
怀中的婴儿说道:「孩子,你母亲去世了,从今以后,我们万花楼所有的女人都
是你的娘亲。」
「老妈妈(对老鸨的尊称),我们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旁边的一个说道。
「慧如本名姓林,他刚出生就成了一个孤儿,我们就叫他林孤儿吧。」
「林孤儿,林孤儿,好就叫林孤儿!」从此这个叫林孤儿的,开始了他不平
凡的一生。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2章吃姐姐豆腐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3章算命先生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今年林孤儿已经十岁了。
洛阳城作爲一座拥有千年历史的古都,其文化内涵十分深厚,因爲这裏不仅
是一座古城,而且还是一座拥有一个在江湖上声名显赫的帮派——炼魂宗!
炼魂宗是江湖上着名的杀手组织培训基地,在这裏,拥有江湖上最让人恐惧
的杀手,炼魂宗培养出来的杀手,个个武功高强,暗杀手段层出不穷,令人胆战
心惊,而且炼魂宗的杀手还有一个特別的规矩:「女人不杀,小孩不杀,君子不
杀!」
正因爲有了这样的一条规则,所以炼魂宗的杀手到有了一种惩恶扬善的味道,
不管怎麽说,炼魂宗在杀手界的地位,处于巅峰时代,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想进入
炼魂宗,可惜炼魂宗的选拔很是苛刻,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这种苛刻的要求。
凡是进入炼魂宗的,要麽是资质十分高的人,要麽就是生性冷血的人,炼魂
宗的选拔规则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变态!
虽然是这样,但是每年想进炼魂宗的人人是络绎不绝,不爲別的,就是爲了
这个名头,炼魂宗的杀手,把这个名头拿出去,足足可以吓死很多人。炼魂宗每
五年招收一次弟子,每一次招收一百人,从十岁到十五岁之间的孩子才能进行报
名选拔,因爲孩子太小,根本不适合修炼,如果年龄太大了,那身体素质基本上
就定了下来。在修炼也达不到最佳状态了。
而今年正好是炼魂宗遭收弟子的一年,所以,今年的洛阳城内,格外的热鬧,
外地的本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都带着自己孩子前来报名参加选拔,因爲他们知
道,一但加入了炼魂宗,那麽自己家族的地位则会陡然提升!
洛阳城来的人多,万花楼的客人也自然就多了起来,这两天,来万花楼的人
络绎不绝,万花楼迎来了一个高峰期!
林孤儿这两天在万花楼裏呆的也很闷,于是便一个人偷偷的流出去,由于大
量客人的到来,洛阳城一下子便的热鬧起来,各种好玩的文艺,比如说耍猴的,
卖艺的很多很多。
林孤儿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玩杂技的,那些杂技每一个都很触目惊心,让林
孤儿感到很有意思。林孤儿一个人偷偷的熘了出去,来到了洛阳城大街上,他好
奇的看看这,看看那,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算命的走了过来。
这个算命的年纪约有四五十岁,长着长长的白胡子,连眉毛都是白色的,只
见他身穿一身道袍,手裏拿着一块幡,幡上写着四个大字:神机妙算!
在这个算命先生的旁边还站着一位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年纪看起来和林孤儿
差不多,也是十岁左右,此刻她正拿着一个冰糖葫芦吃。
算命先生走到林孤儿的面前说道:「小娃子,我看你器宇不凡,要不要算上
一挂」
「你是做什麽的」林孤儿说道。
「哈哈,我是算命的,人称李半仙,人的一生坎坎坷坷,我都算得到,大可
以算天运,小可算祸福,小兄弟,你要不要算一下,我算命一向很准,不准不要
钱,如果准的话,你就拿十吊钱就可以,怎麽样」
林孤儿半信半疑,如果但看这算命的长相,倒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是
林孤儿也见过不少江湖骗子,不过林孤儿心想,且让他算上一挂,反正他说过算
不准吧不要钱的,算准了,给他十吊钱也无妨。
「那好吧,你就给我算上一挂。」
「好好,那小兄弟你要算什麽」
算什麽呢,林孤儿苦苦想着,哎,不对,先让他算一算我知道的,只有这样
我才知道他算得准不住,于是林孤儿笑着说道:「那你先算算我叫什麽名字」
李半仙一听,心想,好你个小毛孩,心眼够多的,知道试探自己,不过自己
不慌,自己有小孙女在。李半仙想到这裏,对着吃着冰糖葫芦的小女孩试了一个
顔色,小女孩嘴一撅,不情愿的趴在李半仙的耳边说了一句。
李半仙笑着说道:「小兄弟,你是不是叫林孤儿啊」
林孤儿一听,大吃一惊,这家伙,怎麽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他真能算出来,
林孤儿想到这裏接着问道:「那你说我是哪一年出生的」
李半仙此刻又看向了那个小姑娘,小姑娘白了李半仙一眼,不情愿的又趴在
他的耳边。
李半仙听后,又笑着说道:「你是庚午年七月生辰,对不对」
林孤儿这次真的惊讶了,好家伙,这太神了,天下真的有如此的神人,林孤
儿现在完全相信了李半仙,林孤儿问道:「李半仙,你莫非真的是仙人不成,怎
麽算的这麽准」
李半仙听后,很得意的一抹胡须,装模作样的说道:「我李半仙上知天文,
下知地理,这点事,难不倒我的。」旁边站着的小女孩鄙视了李半仙一眼。
林孤儿说道:「你算得太准了,你在给我算一下,我以后能幹什麽」
这时候,李半仙沒有问小女孩,自己摇头晃脑的说道:「小兄弟器宇不凡,
以后必成大器!」
「那我能娶几个老婆呢」林孤儿好奇的问道。
李半仙一听差点晕倒,这小家伙,还是个媳妇迷,不过未来的事谁知道,煳
弄一下他就算了,于是李半仙算道:「小兄弟,你此生命犯桃花,属于九莲桃花
运,所以你会娶到九个老婆,而且个个都是美女。」
林孤儿一听,高兴起来,这感情啊,林孤儿从小跟女人一块长大,对女人很
是亲切。
「好,这是,十吊钱给你。」林孤儿递给李半仙,便高兴的走了。
李半仙拿着那些钱,得意的笑了,对着小女孩说道:「雨儿,走,爷爷带你
吃包子去。」
那个叫雨儿的说道:「爷爷真坏,连小孩子的钱都骗。」
「哎,这是怎麽说话的,我这不叫骗,叫指点,指点懂不懂。」说完,很不
要脸的一抹胡须惹得雨儿又是一阵白眼。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4章我要长大!
林孤儿兴沖沖的走进万花楼,由于是白天,所以万花楼的客人不是很多,所
以大多数的姑娘都在休息着,林孤儿跑了进来,这些姑娘们看到后,问道:「孤
儿过来,发生了什麽事情,这麽高兴」
林孤儿跑到一位姐姐面前说道:「今天我见到一个算命的,那个算命的算的
可准了,连我叫什麽,几月几日生的都知道。」
「算命的,是不是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小女孩」其中一个说道。
「哎,姐姐,你怎麽知道,就是这个神仙。」
「什麽神仙啊,我的傻弟弟,那就是一个神棍而已。」其他人一听都知道林
孤儿上当了。
「神棍,是什麽东东」林孤儿疑惑的问道。
「神棍,救赎骗吃骗喝,装神仙骗人的人。」
「不可能啊,那个神仙爷爷真的算的很准,他把我的名字和生日都说对了啊。」
「傻弟弟,这个老家伙和这个小姑娘恐怕早就盯上了你,今天吴妈还说有一
个小姑娘在打听你的情况,估计他们早就看上你,把你当做行骗的目标了。」
林孤儿听后,愣在了原地,这个时候他才想起,那个李半仙在给自己算的时
候,每次都会问那个小姑娘,很显然,那个小姑娘打听好了,告诉李半仙的,想
到这裏林孤儿觉得很伤心,自己被骗了,不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其他的姑娘们见林孤儿哭了,都慌了,她们平日裏最喜爱自己的这个弟弟,
刚才说话的那个姐姐,不好意思的对林孤儿说道:「孤儿,对不起啊,是不是我
说的话,伤你的心了。」
林孤儿说道:「不是这样的,我不怪姐姐,我怪我自己,怎麽那麽笨。」
「哎哟,傻弟弟,你才多大,江湖上的事情大多都险恶,不是你这个年纪能
了解的,所以你不必伤心,长大了不就什麽知道了。」
长大就什麽都知道了,林孤儿听到后,心裏生气一股希望,那自己长大不就
完了,想到这裏林孤儿问道:「那怎样才能长大」
其他的姑娘一听都笑了:「弟弟啊,认识要慢慢长大的,你再过十年就会长
大了。」
「十年这麽长时间,我不要,我要快点长大。」林孤儿哭着说道。其他的
姑娘一听都沒有了办法,就在这个时候,凤姐从楼上走了下来,便下楼便说道:
「我知道怎样让你快速长大。」
「真的」林孤儿停止了哭泣,惊喜的问道。其他的姑娘也都疑惑的看着凤
姐。不知她的葫芦裏卖的什麽药。
凤姐看着林孤儿接着说道:「要想长大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有责任心,有能
力保护你的亲人,那麽你就是一个男子汉,你就是长大了。」
「那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林孤儿问道。
凤姐走到林孤儿身边,蹲子,抚摸着他的小脸说道:「那你想不想保护你的
亲人」
「想,我想保护我的姐姐们。」林孤儿说的很坚定。
「好,那就好,要想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亲人,就必须要有很高的功夫,只要
功夫练得很高,那麽別人就不敢欺负你的亲人了。」
其他的姑娘听到这裏,仿佛明白了什麽。
只有林孤儿疑惑道:「那怎样才能学好功夫呢」
「炼魂宗是我们洛阳城的骄傲,也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之一,裏面的杀手
们个个武功高强,江湖上的人大部分都很怕他们,你只要做了炼魂宗的弟子,那
麽你就有能力保护你的亲人了。」
「做炼魂宗的弟子,你是说让我参加炼魂宗的弟子选拔。」林孤儿反应过来
了。
「对,不错,我就是想让你参加,只要你进入了炼魂宗,那麽你机会身名远
扬!」
其他的姑娘听到这裏都对凤姐焦急的说道:「姐姐,不要这样吧,林孤儿年
纪还小,再者说了,炼魂宗那裏训练艰辛,孤儿会受不了的。」
凤姐无奈的叹息道:「傻丫头们,我这麽做也是爲了孤儿好啊,孤儿如果一
直呆在我们这万户楼裏,他会一辈子沒什麽出息的,慧如死了,我曾经发誓要把
孤儿抚养成人,我不能把孤儿培养成一个沒有用的人啊。
我要好好的培养孤儿,我要让孤儿名扬天下,到那个时候,也算是我对得起
慧如了,虽然我这到炼魂宗这条路不好走,可是如果我们狠不下心裏来,孤儿这
辈子就完了。「
姑娘们听了都明白了凤姐的一片苦心,也都不说什麽了,只有林孤儿疑惑的
站在那裏,心想,姐姐们怎麽了,一个个红着眼睛,好像要哭似的,炼魂宗怎麽
了,自己在那裏就能长成大人,岂不是一件好事
小小的林孤儿不知道,等待他的则是无休止的锻炼折磨,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林孤儿即将开始他的人生中第一个传奇!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5章抓蛇风波
炼魂谷的弟子选拔就在今天开始了,报名参加的人很多很多,炼魂宗外边围
满了人,这真是人山人海!
林孤儿在凤姐的带领下,也来到了这裏,报名的名额只有三千人,凤姐带着
林孤儿报名,抢占了最后一个名额,把排在林孤儿后面的那个小孩的父亲,气的
七窍生烟!
林孤儿这次的报名可谓是有惊无险,参加选拔的三千名人,都早早的来到了
炼魂宗这裏,这三千人被分成了三十组,每一组一百人,井然有序的朝炼魂宗内
走去,林孤儿即将进去的时候,凤姐紧紧的把林孤儿抱在怀,说道:「孤儿,你
一定要坚持,不要辜负姐姐们对你的期望。」
「嗯,放心吧,凤姨,我知道了。」林孤儿说完,随着大家走进了炼魂宗。
凤姐在后面呆呆的看着,虽然她知道这次的选拔林孤儿几乎沒有一成的把握
能够入选,因爲,炼魂宗的选拔真的很苛刻,可是她还是希望林孤儿去碰碰运气,
哪怕仅仅是见见世面也好。
这次的选拔共需要十天左右,这些日子裏,参加选拔的人都要住在炼魂宗安
置好的房间内,这次的选拔共分爲五关,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向下一关进军。
如果前一关过不了,那麽你就沒有任何的机会了,这个时候你只能退出选拔了,
打道回府吧!
最后,不管有多少人闯过全关,到最后,则只会收一百名,按个人的表现,
来排出名次,前一百名的留下,就可以成爲炼魂宗这一届的弟子了,其他的回去!
所以一关接着一关,到最后留下的,无一不是百裏挑一的天才人物。
想林孤儿这样的人,天生有些胆小,而且做事比较懦弱,几乎不可能选上,
凤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凤姐和所有关心林孤儿的姐姐,都不指望林孤儿能进入
炼魂宗,只要林孤儿盡力了就好了,知道爲自己的目标奋斗了,那麽凤姐的目的
也就达到了。
林孤儿走进炼魂宗的大门,便被炼魂宗的弟子带到了炼魂宗的习武场上,炼
魂宗的习武场很宽阔,三千多人站在那裏也显得很宽敞!
偌大的练武场除了这三千选拔人之外,炼魂宗的一些高层也都来了,炼魂宗
的副宗主聂三洋以及炼魂宗的各位导师,都来到了这裏,进行观察。
首先聂三洋做了一下开场说明:「炼魂宗五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开始了,这次
报名参加的最小的只有十岁,最大的也只有十五岁,你们来到这裏进行选拔,也
就说明,你们将在以后的时间,遭受着时间最残酷的训练,能够坚持下去的,则
会继续留下来,否则,你就会被赶出炼魂宗。
记住,炼魂宗不需要废物!「
台下的三千人大多都是孩子,很多孩子还不是很懂事,对于聂三洋的话听得
也是半懂不懂的,但是虽然这个样子,大家依旧表现出了那坚定,兴奋的神色,
不过林孤儿却沒有这样。
林孤儿现在心裏正打着哆嗦,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见,让他感到很恐惧,聂
三洋在上面说的话,林孤儿一句也沒听进去,林孤儿本来就有些胆小,这让他如
何不紧张
聂三洋说完了话,竟开始进行第一关的选拔了,习武场上放着很多麻袋,麻
袋鼓鼓的,不知道裏面装的是什麽。这时过来很多人,一个人站到一个麻袋身边,
开始解开麻袋的绳子,绳子被解开了,林孤儿看到了有史以来,最恐怖的场景。、
只见无数的蛇从麻袋裏钻了出来,好多的蛇啊,这些蛇钻出来之后,开始朝那些
站着的小孩子们行驶过去,小孩子们哪裏见到过这麽多的蛇,许多小孩子哇的一
声就吓哭了,还有的小孩子吓得四处乱跑,而有的小孩子早就吓得愣在那裏,手
脚不听使唤了。
林孤儿看到这麽多蛇的第一反应就是脑子一片空白,紧接着是巨大的恐惧,
林孤儿吓傻了,站在那裏一动不动,紧接着,裤子就湿了,他吓尿了!
尿液顺着裤子流到地上,林孤儿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再看其他的孩子,有好多都吓尿了,这个时候,监考的考官对这些孩子说道:
「这些蛇共有三千多只,你们只要用手抓住一只,就可以过关。」
抓住一只,笑话,看到就快吓晕了,谁敢去抓
孩子们吓得乱作一团,根本沒有理会考官说的话,不过过了一会,年龄大的
孩子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于是他们开始尝试抓住一条蛇,其中一个孩子,长的很
健壮,他慢慢的蹲子,把手伸了出来,在蛇的面前不断的画着圈圈。
他这样做,只要是引起蛇的注意力,蛇的眼光很快集中到了这个孩子的手指
上,然后这个孩子小心翼翼的绕道蛇的身后,趁他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
速度,一下子伸出手臂,用手指捏住了蛇的颈部。
蛇变得无法动弹,这个孩子慢慢站起来,他抓住了蛇,于是他过了这一关,
进入了第二关。
有第一个人这麽做,那麽会有很多的人跟着这麽做,一时间场上的孩子们都
开始尝试抓蛇了,不过林孤儿此刻却怎麽也不敢,他看到蛇的那个样子,就心发
慌,尤其是看到蛇不断的对着自己吐着蛇信子,林孤儿就快晕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孤儿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抓住了一条蛇,这个小女孩抓折
蛇来到了林孤儿面前说道:「你不敢抓蛇吗那我把这一条蛇给你吧。」说完把
蛇递了过来。
林孤儿还是不敢去接,这个小女孩说道:「你真是沒用,我一个女孩子都敢
抓蛇,你一个男孩子都不敢。」
男人被女人羞辱之后,总会展现自己,以此来证明自己很勇敢,林孤儿虽然
胆小,但也不愿意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于是强壮起胆子,接了过来,林孤儿把
蛇抓在手裏,冰冰凉凉的。
「谢谢你。」林孤儿说道。
「不用谢。」
「对了,我叫林孤儿,你叫什麽名字」
「我叫花朵。」那个女孩笑着说道。
林孤儿看着这个女孩,只见这个女孩和自己的年龄差不多,梳着一个马尾辫,
长的很是可爱,她笑起来很美,就像花朵一样!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6章黄、赌、毒!
花朵把自己的蛇递给了林孤儿之后,自己又在地上抓了一条。
林孤儿很惊讶的看着,疑惑的问道:「你、你不怕蛇吗」
「呵呵,这有什麽好怕的,蛇是人类的朋友,只要人们不伤害她,它是不会
攻击人们的。」说完,还有手抚摸着蛇的头,林孤儿看的一阵胆寒!
很快的局势差不多稳定了,有很多的孩子都抓到了蛇,但是更多的孩子还在
那裏吓得直哭,最后考官查了一下,有蛇的一共是五百人,沒有抓到蛇的则有两
千五百人!看来,还是胆小的多啊!
聂三洋此刻站起来对大家说道:「第一关主要测试你们的胆量,要想做一个
成功的杀手,首先将具备的条件就是胆量,胆量够足,你才敢杀人,否则,就会
被对方杀掉,记住,要麽你死,要麽他亡!」
由于花朵帮助了林孤儿,所以林孤儿很幸运的进入了第二关。由于在第一关
的时候,很多的小孩子神经绷得紧紧的,不适合继续测试下去,于是聂三洋决定,
休息一下,明天继续测试。
林孤儿被安排到了一间厢房内,在这间房间裏,还有其他的三位室友,林孤
儿走了进去,只见裏面有四张床位,其他的三张床上,早就有了人,其中一张床
上,一个精瘦的小子坐在那裏,他见到林孤儿走了进来,第一个打了声招唿:
「嗨,兄弟,你也是住在这间屋子啊,我叫花骰子,你呢」
「哦,我叫林孤儿。」林孤儿腼腆的说道,林孤儿怯生人,第一次见到生人,
话也不多。
其他的两个人见西门庆做了介绍,于是他们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长相很英
俊的帅小伙子说道:「你好,我叫西门庆,很高兴认识你。」
另一个人,脸长得很是阴沈,鹰鈎鼻子,嘴角微斜,笑起来,恐怖之极,只
见他用尖锐的声音说道:「你好,我叫血蜈蚣。」林孤儿看着血蜈蚣,身上的汗
毛不由都倒立了起来。
虽然林孤儿很腼腆,但是很快他就和这三位混的很熟了,毕竟都是住在一个
房间裏的室友,也很容易说话,那个叫花骰子的,年纪是十二岁,他这个人有个
爱好,喜欢骰子,而且喜欢和人打赌。
花骰子很得意的对其他三人说道:「我爹就是淮阳城最有名的赌徒,我们家
在淮阳城开了一家最大的赌场,我从下耳听目染,对这方面的研究可谓是无比精
通。」说完,花骰子从衣服兜裏掏出五个骰子,说道:「你们看好了。」
花骰子把这五枚骰子放到桌子上,随手一甩,五个骰子全部六点,再随手一
甩,全部一点,紧接着又是一甩,这五枚骰子竟然旋转着,角对着角站立了起来,
林孤儿看的是目瞪口呆,其他二人也很是惊讶。花骰子很得意的笑了笑。
花骰子很是得意的说道:「各位要是有什麽绝活,都可以展示一下吗,彼此
了解一下。」
血蜈蚣看到花骰子那一脸的得意,很是鄙视的哼了一声,紧接着双手一伸,
一条小蛇从袖口中窜了出来,那小蛇瞬间缠到了花骰子的胳膊上,吓得花骰子哇
哇大叫,林孤儿和西门庆哈哈大笑。
血蜈蚣一招手,那条小蛇有窜了回来,重新钻进袖口,花骰子此刻吓得面无
血色,再也得意不起来,这仿佛降住了花骰子,从那之后,他再也沒有在这几人
面前得意过。
很显然,这个血蜈蚣最擅长用毒,林孤儿看了看血蜈蚣,有看了看花骰子,
这两人个人一个是赌,一个毒。现在就差一个黄,就成了最贱三贱客——黄、赌、
毒了。
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庆躺在床上,在自己的包裹裏掏出一本书在看,林孤儿
也是学过文化知识的人,于是他想看看西门庆看的是什麽书,林孤儿走过去一看,
顿时眼睛瞪得老大,林孤儿从小在妓院裏长大,所以很熟悉这个,这个不就是春
宫图吗万花楼上还挂着一些。
只见上面画着一些赤身裸漏的女子,一各种姿势坐着交配动作。场面很是、
荡!
林孤儿心裏感叹道,我的老天爷,说什麽来什麽,刚说差一个黄的,这下便
出来一位,这间屋子可真是藏龙卧虎啊,黄、赌、°都全了。
血蜈蚣对春宫图不感兴趣,一个人坐在床上玩起了他的小蛇,花筛子这人和
林孤儿一样都很好奇,都凑到西门庆的身边看着这本春宫图。
西门庆这个时候说到:「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盡快的破处,要知道我的哥
哥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破处了,我一定要在十五岁之前破处。」
「破处什麽意思」花骰子很疑惑的问道,林孤儿也是同样疑惑,林孤儿
从小在妓院长大,虽然对男女之事知道一些,可是像这种名词具体意思,林孤儿
还是不太懂得。
西门庆看着自己的这两位室友,顿时无语。
林孤儿心想,他不说不要紧,等自己回去,问一下雪雁姐姐就可以了。
林孤儿和这三位室友在这一天相识了,但是他们不知道,在未来的生活中,
他们三个却成了林孤儿的左膀右臂,四人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是不离不弃,创
造了属于他们的神话,属于林孤儿的传奇!
第一卷浴火重生第07章催眠狗!
第二天,仅剩下的五百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习武场上,大家都屏息凝神,习武
场上鸦雀无声,聂洋看了看晋级的这五百人,不由的点了点头,这一届的弟子选
拔,比上一届要强的多,上一届在第一关的时候,只有两百人进入第二关。
看来这一届的弟子要比上一届的整体实力要高上不少。这些人都有可能成爲
炼魂宗未来的希望啊!
聂三洋站起来,依旧做着开场词:「通过第一关的选拔,在你们当中有五百
人进入到了第二关,你们将面对更艰险的考验,你们记住,只有拼盡全力,才有
可能继续晋级,否则的话,你们就会带着遗憾离开这裏。
不要认爲自己不行,不要认爲自己不可以,你们都可以,你们都可以成爲炼
魂宗的希望,关键是看你们自己怎样看待自己,你们是不是真正的认可自己,记
住一句话:任何人都能创造奇迹,都能创造神话!「
下面的孩子们听的是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马上去救过关,林孤儿听的也是
心潮澎湃,这样的豪情壮语,让林孤儿的双手紧紧攥着,眼神也逐渐变的坚定起
来。聂三洋看着习武场上孩子们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一位导师走到聂三洋身边笑着说道:「副宗主,你真是会调动积极性啊。」
「洪师傅啊,记住有时候一句话要比物质奖励更爲管用。」聂三洋意味深长
的说道。
「是啊,这些孩子们现在缺少的就是这种鼓励的话语,你的这些话就好是雪
中送炭啊。」
第二关的选拔开始了。
只见习武场上摆上前来了几只恶狗,一共有五十只恶狗,这五十只恶狗被一
字型摆开,每一只恶狗都是恶狠狠的对着这五百人呲牙咧嘴!把这些孩子们看的
是心惊胆战!
考官这个时候说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盡一切办法让一只恶狗不再兇
恶,安静下来,并且能让你们碰它,那麽你们就算过关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被
恶狗咬伤,甚至被咬死,那麽炼魂宗概不负责!」
多麽苛刻的要求啊,这些恶狗个个长着大嘴,嘴角不断的流着口水,好像是
看到了一群美味可口的饭菜一样,面对这样的恶狗,別说去摸它就是站在它面前
也不敢啊!可是沒办法,过关的要求就是这样,你也可以不去做,那麽你现在就
可以打道回府了。
站着的这五百人被分成了五十组,每一组十个人,这五十组每一组一只恶狗,
选手们依次上去进行尝试。
林孤儿、血蜈蚣还有花骰子在一个小组裏,而且是挨着的,一个房间裏有两
个跟着自己,真是够巧的,林孤儿这一组第一个上去的则是花骰子。
花骰子小心翼翼的走上去,林孤儿可以看到花骰子的腿在微微颤抖,很显然
这是吓得,花骰子还沒走到恶狗面前,恶狗变一下子扑了上来,幸好有铁链子拴
着他,要不然真得把花骰子要成筛子!
花骰子冷静了下来,心想该怎样让这只狗安静呢,哎,有了,在自己赌场赌
博的时候,都会使用一种迷魂法,所谓迷魂法就是让玩牌的人头晕目眩,眼花缭
乱,最终导緻猜点数猜不准!
其实所谓的迷魂法很简单,就是运用一些原理把对手进行催眠,可是怎样催
眠眼前的这只狗呢催眠人和催眠狗应该差不多吧,想到这裏,花骰子从怀裏掏
出一根缐来,然后把自己的一颗骰子栓在上面,然后抓住绳子的另一头,来回摆
弄,那个骰子一会往左,一会往右。
花骰子提着来到了狗面前,正对着狗眼睛开始晃,就这样过了一会,那只恶
狗突然打了一个哈欠,花骰子心中一喜,有戏,于是花骰子耐着性子继续晃着,
慢慢的这只狗眼皮开始松懈,时不时的闭上眼睛。
最终这只狗受不了骰子在面前晃悠,趴在地上唿唿睡着了。花骰子心中大喜,
沒想到赌场的那一招,竟然在这裏用到了,恶狗睡的很香,花骰子小心翼翼的走
到恶狗面前,轻轻的抚摸了它一下,由于恶狗在睡觉,所以沒有任何反应,花骰
子很顺利的过关了!
花骰子过关之后,高兴的哈哈大笑,这一笑直接把狗给惊醒了,狗沖着花骰
子就扑了过来,要不是花骰子逃得快,估计这回肯定完了。不管怎麽样,花骰子
成功了,接下来是一个林孤儿不认识的人,这个小孩子被恶狗一吼,直接吓哭了,
放弃比赛。
还有一个人,走到恶狗面前,试图把恶狗打怕,可是这恶狗长的又大又壮,
而且兇恶无比,最终,这个孩子被恶狗要了一口,哭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