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仪纯情少妇

心仪纯情少妇



「你……有什麽事情吗店长刚才有事情出去了。」
「噢……这样啊,那我等下她好了!」她甜美的嗓音让我有点局促,现在想想大概好感就是从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吧。
我在这里上了班以后才知道到萌萌是店长的表妹,因爲从小就跟店长关系很好,家又离的这里比较近,所以经常来店里玩。
我经常逗她开心,或者唱歌给她听,我知道自己喜欢她,但是我却不能告诉她,因爲店长告诉我她已经结婚了。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根本沒办法相信,她还那麽年轻,只有二十二岁而已,怎麽就会结婚了呢
我本来就是个性欲很强的男人,几乎一两天就会发泄一次自己过剩的精力。那段时间似乎更加的频繁,每天晚上回到家闭着眼躺在床上,脑海中全都是她的身影。我原本以爲,这辈子她都只能是我性幻想的对象。沒想到,老天爷真的给了我一次美梦成真的机会。
有一次下班的时候,店长给了我两包衣服,告诉我说:「这是萌萌订好的,钱早就付过了,说有急用。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沒有过来,可能是忘记了,你回家的时候刚好路过她家,顺便给她捎过去吧!」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不愿意,因爲我害怕看到开门的是萌萌的老公,更害怕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可是我又沒有正当的理由拒绝店长的请求,只好硬着头皮接过了衣服。
沒想到那天走到半路就下起了大雨,爲了那两包衣服不被淋湿,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包着衣服就往她家跑。跑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大概比落汤鸡也好不到哪去了。我把气喘匀了就开始敲萌萌家的门,心里祈祷着开门的千万別是她老公,最好给完她衣服我就走。
「谁啊」门里传来萌萌稍显警惕的声音。
「萌萌,我是小宇,你表姐说你订了两套衣服,一直沒有去拿,让我给你顺路捎过来。」
「噢,你等一下啊!」沒过多久防盗门里就响起了拿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萌萌把头探出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吓了一:「你怎麽被淋成这样你下班的时候沒有拿伞吗」
「沒事,就是走到一半下起了雨,我又懒得回店里再拿伞了,衣服给你吧,我得回家了!」我故作轻松的沖她笑了笑,把那两包衣服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拿出来,递给她之后就打算离开。
谁知道刚走了沒几步我的袖子就被拽住了,我扭过头发现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丝绸睡裙就追了出来,诱人的胴体在被风吹动的睡裙下忽隐忽现。我当时只感觉一股热气直沖脑门,裤子里面立刻就搭起了帐篷,幸好穿着的是宽松的休閑裤,不至于太明显。
「那个……」她大概也发觉这样跑出来不太合适,马上松开了拽着我袖子的手,低下头小声说:「你这样回去肯定会感冒,先进屋来暖和暖和吧,这种雷阵雨应该一会就会停的。」
「但是你老公他……」
「他今天晚上不回来,沒关系的……」
「那……好吧……」虽然我嘴上这样犹豫,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至少她还是关心我的吧。
萌萌的家被她收拾的非常温馨,沙发上堆着好多卡通的抱枕,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居然是喜羊羊与灰太狼,我不由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同时也觉得她更加的可爱了。
「喝点姜汤吧,是拿红糖煮的,喝了就不容易感冒了!」萌萌端着一个碗从厨房里走出来。
就在她快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不知道被什麽东西绊了一下,身子就朝着我的方向倒了下来。我连忙站起身想扶住她,沒想到那碗姜汤正好打在我裤裆上,那股热流弄的我差点就在她面前哭了,幸好我忍住沒有丢那个人。
稳住身子的萌萌一看那麽热的汤撒在我身上可慌了,连忙拿手去抹,一边抹还一边不停得说:「对不起!对不起!」结果抹了半天她才发现一直抹的地方都是我的裆部,突然她就不出声了,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麽才好,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最后我觉得身爲男人还是我打破僵局的好:「萌萌,你刚才沒摔着吧我沒事的,裤子洗一下就好了!」
「都怪人家太笨了……才会搞成这样。」萌萌脸红的收回抚在我裆部的手:「要不然……你把裤子脱了人家给你洗洗吧!这样子粘乎乎的你怎麽穿啊!」
「这……这怎麽好意思呢」我虽然心里一直在提醒自己她已经是有夫之妇,我不能再有非分之想,但是身体里总有一种欲望在燃烧,而且裤子粘乎乎的确实很难受。不过要是脱下来,那硬梆梆的小弟弟恐怕就要露馅了。想了许久,我开口说:「沒关系,不用麻烦你啦,先擦下,我回去自己洗就可以了。」
「一点也不麻烦!你今天冒着雨送衣服过来,人家还把你裤子弄成这样,要是你不让人家洗的话,人家心里会过意不去的,还是……你嫌人家笨,怕我洗不干净」萌萌委屈的盯着我。
「怎麽会呢你千万不要乱想啊……我真的是……哎……算了……」死就死吧!我心一横就把裤子脱了下来递给她,幸好运动服够长,能把内裤遮住,不至于露出我搭了很久的帐篷。
萌萌拿着我的裤子到卫生间去洗,我只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虽然衣服可以遮住一些内裤,但是裸露的大腿还是让我觉得有点不适应。
「啊!」突然她像是想起什麽似的从卫生间跑到了阳台上,拼命的收着晾在阳台上的衣服,我看到阳台的窗户根本都沒关,不时还有雨扫到她身上。
「萌萌!」我飞也似的沖到阳台去把窗户关上扭过头去沖她喊:「你到底有沒有常识你这样会着凉的!」
湿嗒嗒的衣服勾勒着她迷人的曲缐,丰满的双峰吸引着我的眼球,纤细的腰真想让我一把搂上去,我的眼神开始变得火热。
「这件衣服是明天单位同事结婚人家要当伴娘的时候穿的………」她正打算和我解释,突然注意到我火热的眼神,不由得往自己身上看去:「啊!」她下意识的双手抱胸,眼神也不知道该往哪放:「那个……小宇……」
我强忍住内心的欲念:「咳……萌萌……你要不先去洗个热水澡换换衣服……」
「恩……」萌萌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但是你再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的话,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抱歉抱歉!」我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可是却发现鸡吧已经不自觉立得更高了。
「咦」萌萌指着我突起的下体好奇的问:「小宇你的运动服怎麽自己掀起来了」
「我……」我觉得自己有点装不下去了,心里有个声音不断的在对自己说,你这个懦夫,难得今天有这麽好一个可以亲近她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沒这个店了,想到这里,我一把抱住了萌萌:「萌萌,你觉得我好麽」
「啊」萌萌一时沒反应过来:「小宇,你……这是什麽意思啊」
「我对你好不好啊」我轻声说。
「你对人家很好啊,不过爲什麽你突然这样抱着人家……还有你下面顶……她好像突然明白了点什麽,红着脸轻轻挣扎起来:「你怎麽那麽坏啊,快点放开人家啦。」
我抱紧她,嘴巴凑近她的耳朵吹着气:「你刚才不是说我很好麽」
「恩……你不要这样嘛……」她往后缩着脖子:「这样人家会觉得耳朵很痒的,」
我看到她已经沒有了反抗的意思,温柔的舔起了她的耳垂,一遍舔一边说:「萌萌,我好喜欢你……不要拒绝我好麽」
「不行啊,小宇,人家是已经结婚的人……」她下意识的摇着头,刚好嘴唇擦过我的唇边。
「萌……」我含住她想要逃离的粉唇,疯狂的吻起来……
「唔……小宇……人家已经是残花败柳……你……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孩的……」她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甚至还伸出自己的舌头,跟我的舌头搅拌在一起她嘴中浓浓的奶香味让我欲罢不能。
「不准你这麽说自己!」我惩罚性的咬了一下她的嫩唇,然后抱起她就往里面的客厅走。
「恩……」她被我刚刚激烈的拥吻吻的有点喘不过气,直到我将她抱起还在急促的喘息。她用胳膊环着我的脖子,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小宇……人家已经不是处女了……你……」
「嘘……」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用唇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堵住她后面想说话,认真地看着她说:「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跟別的事情全都沒有关系!以后不准再讲刚才那种话,知道吗」
「恩!」她害羞的点了点头:「你……刚才一定憋得很难受吧!」
「是很难受,因爲你太诱人了……」我实话实说。
她掩嘴一笑,忽然把手放在了我的裆部,隔着内裤轻轻的搓揉着。
「萌萌……」我隐忍地皱着眉头:「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我站起身想拉开两个人的距离。
「你想跑吗」她坐起来拉着我的内裤,内裤就这样被惯性扯了下来。
「唔……好大……」她惊讶地看着从我内裤中弹出的鸡巴,用一只手握着,嘴唇轻轻得把龟头含住,擡起头来微笑着看着我说:「小宇,你这个,好像棒棒糖喔!」
「啊……」感受到我的鸡巴被一个暖暖的湿润的存在包裹着,我不由得一阵颤抖:「萌萌……」
「恩……」她从龟头开始顺着我的大鸡巴往下舔,先从左边舔到底,再顺着右边舔回龟头,来回几次,另一只手放在我下面的蛋蛋上轻轻的揉着,不时还发出几声娇吟。
「好爽……」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鸡巴被她舔得涨的要命。不管了!女人都主动了我还矜持个鸟!现在就是她老公回来我也不怕!
我坐到沙发上,一把把她拉起来,坐在了我身上,扳过她的头,一口吻上她的双唇,一只手从后面紧紧搂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搭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慢慢抚摸着。
「啊……」她的屁股轻轻的扭动着,摩擦着我的鸡巴。
我把她濡湿的睡裙拉了下来,用手抓住了她的奶子,柔软而丰盈的触感让我欲火高涨,我隔着胸罩用力积压它。
「轻一点……」被我吻的全身酥软的她吃痛地抗议。
我解下她的胸罩,她迷人的双峰裸露在我眼前,我的双手按在她的酥胸上,一只手顺时针,一只手逆时针,揉下着她的奶子:「萌萌,你的胸好美……」
「坏蛋……人家的奶子被你弄的好涨喔……恩……好难受……」
「喜欢吗」我把五指张开,抓住她的奶子,掌根扣在奶头上摩擦,五指轮流用力按压,不停地刺激着她。
「啊……要捏坏了啦……」她喘息声越来越大,我的鸡巴甚至都能感觉到上面的她传来的湿意。
我低头舔舐她的胸口,一直手开始向下游走,伸进她的内裤里,发现这里早就已经湿透了:「萌萌,你流了好多水喔!」我拨弄着她的阴唇,开始亲吻她奶子的上缘,另一只手托住沈甸甸的奶子,感觉到它在我手中颤动着。下面的手指蘸满湿滑的液体,抚摸着阴唇内侧敏感的皮肤。
「好热……宇……下面好像着了火一样……」她难耐的扭动着身躯。
我突然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小穴里,同时大口含住她的乳晕,吸吮,缩小范围,最后叼住乳头,另一只手则同时用力抓住另一侧的奶子不停地挤压,下面的手指不定时地在她的小穴里抽插,每抽插一下都吸吮一口奶头,另一只手则用力揉捏另一侧奶子一下,三点一起撩拨她。
「噢……」她满足的叫出声,似乎很享受小穴中充实的感觉,甚至还会用小穴去套弄我的手指,她用手按着我的头:「恩……好舒服……啊……」
我越来越用力地吸吮她的奶子,离开的时候都发出啵的声音,而且从大口吸吮到叼住乳头,已不再是嘴唇的碰触,开始用牙齿滑过她的峰顶,另一只手则轻轻揪扯另一边奶头,轻轻揪起,拉扯,然后松手弹回。
「啊……两根手指不够……人家还要更多……宇……给我……里面好痒……好像有东西在咬一样……恩……」她大口大口的喘息,屁股开始大幅度的迎合我的手指,只希望能插到最深处。
我也早就忍不住了,两只手抓着她那条薄薄的内裤边缘一用力,那条内裤就宣告解体了,我用双腿把她的两条腿分的更开,就扶着龟头顶着她的穴口摩擦。
「噢……好硬喔……你的好像更大了……」她的肉缝夹着我的棒身前后的摩擦着,淫水全都涂在了上面。
我抓住她的屁股,用力揉捏,感觉到龟头已经对准小穴口了,勐地按下,鸡吧一下子捅进了她的小穴里。沒想到她的小穴这麽紧,勐烈地进入让我差点就要忍不住射出来。
「啊……慢点……慢点…宇……人家还受不了这麽深……恩……萌萌的小穴要……要坏掉了……啊……」她的手用力捏着我的肩膀,幸好这一下刺激才让我沒在这时候就丢盔弃甲。
我托着她的屁股,开始上下抽插,她的奶子也随着慢慢加速的抽插在我眼前跳动。我紧紧搂住她,她的奶子压在我胸口上,已经变硬的奶头摩擦着我的胸膛。
「啊……啊……宇……你好勐……人家……人家要被你插死了……噢……」她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双脚圈在我的腰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下面,我觉得我连睾丸都快要插到她的小穴里面去了。
「宝贝,你是我的,你的身体是我的,给我,我要干你!」我用力挺腰,同时按住她的腰,把她向下压,大鸡吧狠狠地撞击着她小穴中的那团嫩肉。
「太深了……太深了……恩……轻一点……恩……这样人家会喷出来……宇……人家要喷了……啊!」我突然感觉有一股热流浇在我的龟头上,烫得我的马眼说不出的舒坦,爲了不这麽快就射精,我把鸡巴从她的小穴里抽了出来,一股淫水随之从她的小穴里涌出,喷到了木质地板上。
「宝贝,扭过身子里,我要从后面干你!」
「恩……」她乖乖的回过身趴在沙发上,屁股翘的很高,还有淫水不断的从小穴口流出来,滴在沙发的坐埝上。
我从后面搂住她,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揉捏,鸡巴顶着她的屁股:「萌萌,你的奶子真是让我爱不释手……」
「你好坏喔……弄的人家全身都沒力气了……一会大鸡巴不要插那麽深……不然人家……人家一会又要泄了……」她有气无力的说。
我把她一只脚擡到沙发扶手上,然后从身后抱住她的腰,狠狠地把大鸡吧插进她的小穴中。
「啊……这样插的好深……你的大鸡巴好像顶到人家的子宫口了……」她轻轻的扭动腰肢,小穴紧紧咬着我的大鸡巴。
我双手抓住她的双手,张开了向后面使劲拉着,用下身狠狠撞击她的,两人性器不断的碰撞发出啪啪的响声。
「啊……轻一点……人家全身都被你撞的快要散架了……」她的小穴越绷越紧,甚至还像小嘴一样吸吮着我的龟头:「你的大鸡巴好粗……磨擦的小穴里面都有点痛了……噢……」
我松开她的双手,把身子前倾,压着她,一直手摸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小穴外面搓揉着她的阴蒂,同时加速抽插,开始了最后的沖刺。
「要坏掉了……人家的小穴会坏掉……呜……好舒服……大鸡巴插的小穴好充实……怎麽会那麽舒服……舒服得要晕过去了……啊……」她拼命的甩着头,呜咽着说。
「宝贝,你快到了吗,让我们一起到吧。」我的鸡吧越来越涨,扶着她的屁股疯狂得挺动鸡巴,每插一下都发出扑扑的声音,她的穴口泛出白沫。
「恩……宇……射给人家吧……把精液都射到人家的子宫里……把人家的子宫射满……人家好想要你的精液……用力的射吧……啊……」
「啊啊啊,不行了,好爽!」我的精液狂喷而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不断射进她小穴的最深处。
「噢……好烫喔……小穴被宇的精液烫的好舒服……」她的阴道不停的蠕动着,吸的我的鸡巴好久都不愿意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