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媳浪史13

翁媳浪史13



第一回
陈婉儿大婚嫁玉郎淫公公乱家姦婢女
明朝时期,苏州有一户黄姓富商,做的是绸缎生意,主人黄怀常年从商,在
江浙之间来往,育有一子叫黄玉郎,年纪刚好一十八岁,长得一表人才,相貌俊
俏,也随父从商,近日刚完婚。
过门的媳妇陈府千金陈婉儿,年方十七,是当地美女,当初玉郎听闻她的美
貌上门求亲,两府家境不错,门当户对,两家人就成了亲家。
婉儿过门后夫妻恩爱,日夜颠鸾倒凤,快活如仙,可好日子不长,婉儿婆婆
不到半年就病倒,不久就一命呜唿,公公常年在外经商,免不得应酬,吃喝赌嫖
都会了,沒了夫人管束,生意也由玉郎打理,一时无事,日夜在外豪赌,不多时
家产被败去许多了,玉郎接手父亲生意,也衹好外出经商,免得坐吃山空。
选个吉日,玉郎带了家中男僕经商去了,人一走,家中衹剩婉儿和公公,还
有两个小丫鬟,一个叫小红是婉儿陪嫁丫鬟,日裏专门服侍婉儿起居,另一个粗
使丫鬟是原府裏的唤作小萍,负责做饭打扫,公公便也不敢去赌了,整日在家閑
着,一股慾火无处发泄,年纪四十馀岁,又沒了夫人,衹好把个粗使丫鬟拿来将
就,这黄怀天生一根大阳具,慾火一上来,就叫小萍到房中姦淫。
小萍年芳二十岁,也有几分姿色,双乳丰满,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见家中
沒了夫人管束,被老爷引诱,心中也不拒绝,便被老爷破了瓜,因老爷阳物粗大,
开始好不疼痛,几遍后感觉快活无比,识得男人的乐趣,便曲意逢迎,碍着少夫
人,衹是和老爷偷偷摸摸,婉儿并不知晓。
这婉儿也是大户人家小姐,琴棋书画,三从四德也是学了的,玉郎出门后,
便也守着妇道,平日裏也不出门,衹在府中做些女红,娘家也是富户,倒是时常
拿钱贴补家中花费,衹差小红时常到各处走动。
这日到黄怀处取东西,见到房门关着,以为老爷不在,刚想转身回去,却听
到房中说话声,小红就站着听,却是老爷黄怀和小萍在房中,心中好奇,看到房
门虚掩,往裏面张望,发现是老爷抱着丫鬟,正在脱丫鬟衣衫,小红一看就脸红
心跳,这老爷竟然不顾礼数,要与小丫鬟交欢.
小红年纪和婉儿相仿,刚满十六岁,也是少女怀春,因陪嫁黄府,也和玉郎
圆过房了,是中玉小妾,晓得男女滋味,她看是在后堂,与婉儿西厢房离得远,
便大着胆子在门外偷看起来,就见老爷将小萍衣服扒光,赤着身子,老爷也脱掉
衣服,搂着就亲.
小萍也不拒绝,两个人抱在一起,嘴亲着嘴,老爷下体一条粗大的阳物翘起
着,顶着小萍阴户,小萍下体满是穴毛,两片嫩唇紧紧闭合,却被老爷慢慢用阳
物顶开,小萍阴户被顶的舒服,搂着老爷娇喘,小红看到老爷的阳物甚是粗大,
坚挺无比,不觉羞得脸红耳赤,春心大乱,阴户一紧,穴内不觉湿了。
老爷抱起小萍,因身材丰满,老爷揉着小萍乳房玩弄起来,摸得小萍乳房发
胀,乳头突起,老爷抱起小萍来并不费力,小萍将两条腿缠在老爷腰间,双手搂
着老爷脖颈,老爷将她乳头含住,又吸又是咬。
小萍被舔得骚浪起来,将自己满是浪水的小穴对着老爷黄瓜一般粗大的阳物,
下体一沈,小穴竟被顶开,整支阳物全根而入,老爷托着小萍两股,耸动阳具,
姦淫小萍嫩穴,小萍被抽插爽快,浪水弄得阳物湿淋淋的,抽送时将小穴插得[~
僕嗞~僕嗞!] 直响,小萍魂儿都出窍了,嘴中浪叫不己。
老爷听着小萍淫声浪语,阳物愈加坚挺,用力狂插,小萍口中啍道:[ 哦哦
……!爽死奴婢了!……哦哦~ !] ,穴中浪水流个不住,老爷一边插一边说道:
[ 插死妳这~ 小荡妇~ 姦~死~妳……!] ,巨大的阳物顶得萍儿浑身发颤,头
发都乱了。
老爷和小萍在房中泄慾倒也罢了,却苦了外面偷看的小红,听着他们淫声浪
语,一颗春心扑扑乱跳,却无处发泄,下体慾火中烧,浪水连连,小红想起在陈
府时,夜间偷看过其她婢女用黄瓜插穴解渴,便到厨房找寻黄瓜,不想沒找着,
却看到一根擀面杖,两端是圆头的,表面用久已经光滑无比,心中暗喜,便用香
油抹到杖上。
回到原处,发现老爷已将小萍放倒在太师椅上,将小萍两条腿架在肩膀上,
两手抓着小萍两个美乳,身子下压,小萍下体高高抬起,老爷将阳物插入挺着的
阴户中,阳物在小穴中抽送,继续姦淫小萍,小红看着老爷阳物在小萍穴中进进
出出,插的小萍浪水四溅,穴毛都湿了,口中不住叫唤:[ 老爷~ 用力~ 哦~ 哦
~ 用~ 力~ 嘛!……].
小红已是慾火焚身了,一时按捺不住,便脱去下衣,赤着下体,将擀面杖一
头支在地上,一头顶着自家小穴,套将起来,擀面杖不大,如中玉阳物大小一般,
衹及老爷一半大小,小红眼中看着老爷大阳物,将小穴套着擀面杖,上下滑动,
有如老爷在姦淫自己小穴一般,却也渐入佳境………
这小红自和玉郎圆房后,和玉郎交合机会不多,慾火较婉儿更强,此时已是
意乱情迷,不想老爷小萍已是云收雨散,老爷打开房门,衹见小红光着下身,阴
户中套着一木棍,闭着眼在木棍上抽送不停,棍上也满是淫水,正在紧要关头,
听到门响,张眼看到老爷,小红忙将小穴抽出木棍,穴中淫水流了一地。
小红脸红耳赤,呆立不动,老爷见这小红比小萍更多了几分姿色,身材更佳,
两条美腿修长,阴户丰满,白嫩无毛,如肉馒头一般,甚是喜爱,此时穴口满是
淫水,滴了一地,老爷一见,也不说话,上去抱了小红身子,径直抱到床上。
老爷对小红的美色早已垂涎已久,衹是小红是儿子房裏的人,不敢乱来,这
时见小红自己送上门来,自是不放过了。
小红知道老爷要姦淫自己,心裏本是允的,衹是自身己是玉郎小妾,与老爷
云雨乃是伦理不合,也怕被小姐知晓,便口中直唿:[ 老爷不可~ !,妳我万万
不可呀~ !].
老爷道:[ 我与萍儿二人不说,哪个知晓].
小萍道:[ 我与老爷今日之事,己被妳知哓,今日让妳脱身,必会说老爷与
下人淫乱,坏了老爷名声,若妳从了老爷,三人今后一床睡了,便定无人知晓!
日夜欢娱,岂不快活!].
小红听了知道无法挽回,也图个快活,便不做声,任老爷所为。老爷暗喜,
知小红肯了,也不急,脱去小红衣服。
衹见小红还是少女,虽然长得俏丽,可刚满十六,乳房不大,细腰如柳,两
条大腿光滑修长,衹是阴户饱满,无一根穴毛,如一肉馒头鼓起,中间一肉缝,
老爷用手指掰开肉缝,方能看到小红阴蒂,小穴紧小,早已湿淋淋了。
老爷看到小红美穴,欢喜不已,用舌头去舔小红阴户,小红阴蒂被老爷舌头
一舔,阴蒂渐渐大了,老爷把阴蒂用力舔个不停,小红阴蒂越舔越大,突起到肉
缝之外了,老爷就把阴蒂含住,用嘴吮吸,小红爽了起来,身子都扭动起来,快
感从阴蒂一阵阵传来,口中呀呀叫唤道:[ 老爷~ 我要~ 哦~ 哦……!].
老爷见小红发浪,阴蒂勃起了,便起身压着小红,亲着小嘴,手便在小红身
上摸起来,小红被亲着嘴儿,香舌被老爷含着,一阵快感,便也抱住老爷,与老
爷亲嘴,小萍见两人已成事,起身出去。
小红分开两腿,老爷压着她,阳物便顶着小红阴户,小红穴口紧小,老爷一
顶不得而入,便用手去扶住阳物,用龟头对着小穴口用力一送,小红身子一缩,
竟不得而入,小红娇喘道:[ 好痛~ 好痛~ !].
原来小红被玉郎破身,玉郎阳物衹及其父一半粗大,黄怀龟头巨大,小红穴
儿太紧,自是不易进入,黄怀急了,便用被子埝着小红两股,让小红分开两腿,
用手将阴户从中掰开,露着粉嫩穴口,将坚挺的阳物对着穴口,腰一沈,小红也
咬牙将阴户往上一送,阳物竟然沒入穴中。
小红穴内已满是骚水,老爷借助骚水抽插起来,小红穴肉被龟头研磨,浪叫
起来,口中不住叫到:[ 好爽……好爽~ 啊!穴爽死了……].
老爷抱着小红,将阳物狂抽起来,插得小红浪水直流,口儿张着,小穴快感
连连,两腿直抖,两手紧紧抱住老爷。
不多久,小红被老爷插得高潮叠起,身子如腾云驾雾一般,一个哆嗦,阴精
直谢出来,老爷也不睬她,又是一阵狂插,小红被插得两眼一翻,魂儿出鞘,爽
翻过去。老爷见小红被插晕过去方才罢手,抽出硬着的阳物,衹见小红阴户被巨
大的阳物插得穴口大张,露着粉嫩的穴肉,穴中淫水流将出来,埝着的被子竟湿
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