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村里的风骚寡妇

上了村里的风骚寡妇



前几天住在我家隔壁的一个大哥在和我闲聊时说,『有一天晚上出去遛狗时 , 碰到也在遛狗的邻居素纯婶
,他和素纯婶一起遛狗后,便去了素纯婶家聊天 , 然后就聊到床上去了 。』虽然听起来有些像唬烂,可他说到
这时,这个大哥显得非常兴奋,连裤裆都竖起了帐篷,为了掩饰尴尬,他咳嗽了两声,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
『你也知道素纯婶家的状况,丈夫已过世 , 儿女都在外面工作 , 只有假日才会回来 , 平时只有素纯婶在家 , 为
了排解寂寞,就养了一只柴犬。』接下来的事,虽然隔壁的大哥有事走了,沒有说,可从小就在这方面想像力
丰富的我,给这个故事脑补了下去。
无非就是守寡后单身的素纯婶还有强烈的性需求 , 但是又不可能再嫁 , 不甘寂寞的她就养了一条柴犬来解决
性需求 , 可是后来又嫌柴犬这种中型犬的鸡巴不够大,又沒人的鸡巴好用。在跟大哥相遇并交谈甚欢后,就起了
淫心,藉口玩狗之际和大哥春宵一度而已。
经过此事后,每当我遇到遛狗的婆婆妈妈时,总会忍不住意淫她们一边被狗骑一边吃人鸡巴的骚样。之后到
家便一边意淫一边撸上一发,然后才能睡去,可时间一长,想要真枪实弹的幹上那些骚娘们一砲的想法就如同火
烧般一直在心中焚烧着我。
就在我要控制不住自己时,一个好消息传来。老爸说要带老妈去日本旅游半个月 , 这半个月 , 家里只会剩
我一人。
趁着爸妈不在的时间裏,我去了一间宠物店,也不管好坏直接买回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小狗,沒办法
,就这只便宜。
买完狗后我便开始了狩猎之旅。
也许是我太想当然了,自从有狗后,我每天晚上都会在外面转上好几趟,可就是沒大哥讲的好事发生。
可就在我一边嘲笑自己太傻比,要放弃时,我期待的好事,终于到了。
那天晚上,我和平常一样,吃完晚餐后 , 牵上我那只土狗,前往村里的小花园遛狗。就在我一边看着
土狗活泼的在草丛裏东跑西窜一边意淫着和熟女上床时,一个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阿成,那是你的狗,什么时候偷养的?」
这声音很熟悉,我一时间沒想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她有唏嘘说道,「你也不怕你妈回来骂死你?」
我转过身望着来人,脑内和熟女上床的场景还未褪去,就这样有些发愣。直到这女人走到我身前才回过神,
连忙问好道:「素纯婶好。」眼前这个女人叫陈素纯,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寡妇 , 也住在村里 , 离我家不远 ,
而且她儿子还是我国小同学 ,素纯婶与我妈很熟悉,经常在一起打麻将聊八卦,偶尔也去我家坐坐。我对她
的印象就是个丰乳肥臀的熟女,虽然素纯婶长得实在是普通,但是胸口的那对快将衣服撑破的巨乳 , 是很引
人注目的 , 除此之外就是几次听到过老妈私下评论素纯婶在守寡后这几年跟好几个男人过从甚密 , 男女关系
不单纯 , 不是个会守妇道的女人 !
「吆,这是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素纯婶在说这句话时,向我的下半身扫了一眼,这一眼差点让我控制不住自己,心裏砰砰砰的直跳,
甚至连唿吸都粗了起来。
我沒想到,这个普通的女人竟然还能露出如此勾人的神情,不禁让我的鸡巴都忍不住颤动了一下。
有些尴尬的我,慌忙掩饰起身下的狼狈。看到我这个动作,素纯婶不由的笑了起来,沒有和书上一样
掩嘴媚笑,而是十分大方捂着有些发福的肚子在笑。
「素纯婶也出来遛狗啊。」
偷偷的扶了一把鸡巴,让它贴着我的肚子,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后,我声音有些发干的问道。
稍微的缓过一下后,素纯婶往身前牵了一下她那条柴犬,蹲下后边解绳子边说:「可不是,我平常一个人
在家无聊 , 只好养条狗来陪 , 晚上饭后出来散步运动兼遛狗」见到素纯婶开始啰嗦后,我开始打量起这个女人
,身材一般还有些发福,长相一般,虽然很认真的打理过,可还能看到岁月流逝的痕迹,声音一般,唠唠叨叨
一些让人厌烦的话。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妇女,除了胸前那对丰满巨乳外 , 沒有什么风韵犹存,也沒什么身
姿妖娆。
素纯婶上身穿着一件贴身淡蓝色短衬衫,下身是碎花中长裙,丰满的巨乳把衬衫的领口撑得半开,露出一
道雪白的乳沟 , 而且一眼便看得出里面沒穿胸罩,因为被巨乳撑起的衬衫前面有两点突起 , 乳头的轮廓清晰可
见,黑褐色的乳晕透过淡蓝色的短衬衫,看上去很诱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蹲姿有些难受,一边解狗绳一边还挪
着脚。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怎样,素纯婶蹲下的姿势正好能让我看到她那一对丰满的巨乳从衬衫领口被挤成一道诱
人的深邃乳沟。看到此处,我的鸡巴又不禁跳动起来。
磨磨蹭蹭的半天,素纯婶终于解开了狗绳,素纯婶估计是蹲累了,有些费力的站起身,我连忙前去扶了一下。
素纯婶低头稍微揉一下腿后,推开了我,并且还向我肚子处指了一下。
我茫然的低头一看,才发现从马眼渗出的汁液,已经弄湿了我的肚子。
我今天出门时,穿的是一件背心和短裤。今晚的天气有些热,我便把背心拉到了肚脐上方卷着,短裤买的
时候就有些小,如今鸡巴正在发威,让短裤更紧了一些,在刚刚我就把鸡巴给扶正了,本来就有些小露出,
如今更是整个头都露了出来。
连忙将衣服放下,盖住正在怒吼的龟头后,我不好意思的向素纯婶笑了下,便连忙转身装作看狗的样子。
「怎么,想女人了?」
挪动了几下脚步,素纯婶站到我的身边,双手抱在胸前,声音带着笑意的向我问道。
我嗫嚅了半天沒吭声,只是低着头。
素纯婶看我害羞的样子,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继续说道:「赶紧找个媳妇吧,別把身体憋坏了。」
说着,居然就把手移到了我的鸡巴上捏了捏。
感觉到下身的异样,我连忙抓住素纯婶的手,也不知是想让她拿走,还是不想让她离开,脑子裏乱哄哄的
,都是素纯婶那对巨乳的影子。
「傢伙还不小嘛?! 你也別害羞,素纯婶活这么大岁数,什么沒见过 , 况且你小的时候穿着开档裤在村内
整天玩耍 , 小傢伙早就被素纯婶看过不知多少次了。」语毕,她的另一只手在我手背上拍了一下。
我放开手后有些不知所措,紧张的来回看着,看到远处几个人影后更是紧张。
「走,咱去那边坐会,让牠俩自个玩会。」
素纯婶的手从我的鸡巴处收回后,一阵失落感袭来。看了一眼正在一起玩耍的两只狗后,我跟着素纯婶
走向了小公园的座椅处。
素纯婶一边走一边看着手上的黏液,歪过头见到我在看着他的屁股后,停下来等了一会儿。
我本来低着头看着素纯婶的屁股,想着她有沒有穿着内裤时,突然撞到了素纯婶的身上,回过神,我又
一次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一下。
「人小鬼大。」
说完后,素纯婶伸出手又在我的鸡巴上捏了一把,传来的快感让我差点射出来。
抬起手,素纯婶把沾有黏液的手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见到此景,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素纯婶。」就抱住
了她,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着,鸡巴也在她身上蹭着。
见到我如此大胆的动作,素纯婶也是连忙推我,一边推一边说道:「去去去~有人过来了,咱去那边。」
可此时我被快感所控制,那听得进去,见到素纯婶的反抗,我更是用力起来,嘴上也是开始胡言乱语,「素纯婶
,我想幹妳,我想幹妳的骚逼。」「……」
尽管是见多识广的中年妇女,可也被我露骨的话语给搔的满脸通红。
见是拗不过我,淫心被激起的素纯婶也便配合起我来,不仅转过身用臀缝迎合着我的鸡巴,还低声淫叫起来
,「幹吧!素纯婶给你幹,素纯婶的骚逼让你幹个够。
「快~快点,使劲幹,用力幹。」
「素纯婶的骚逼好痒。」
「乖~抓这,抓奶子……」
见到素纯婶的配合,愈加兴奋的我捏起她的巨乳在她臀缝裏摩擦起来。不久,伴随着我的一声低吼,我的
背心和素纯婶的碎花裙都是湿了一片。
还处于射精后失神的我被素纯婶,拉到小公园的椅子上坐下。
沒一会,一对手牵手的夫妻便从那处走过,走时还有意无意的像我们这看了几眼。
见到他们离开,我也是清醒了过来,连忙向素纯婶道歉,「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沒等
我出什么,素纯婶就伸手解开了我短裤的钮扣,把拉链一拉到底,已经开始变软的鸡巴弹了出来,上面还沾着
不少精液。
素纯婶在手裏把玩了一会后,俯下身子就把它吸到了嘴裏。
一股比刚刚还强的快感袭来……
我一阵战慄后竟然又射了了,而素纯婶则是一地不剩的『咕咚咕咚』全部吞了下去。
被这个场景刺激到的我按住素纯婶的头就耸动起了腰,刚刚射完的肉棒瞬间满状态復活。
「呜呜呜……」
素纯婶并沒有因为我的粗暴就将我一把推开,而是抱起我的屁股任由我在她嘴裏胡乱的捣着。
在插了一会后,感觉这个姿势太难受,我抱着素纯婶的头站起身,脱起了上衣,而素纯婶则是更舒服的
抱起我的屁股,前后晃动起头部。将随意的扔到一边,我将素纯婶推到在石椅上继续的幹起了她的嘴。
素纯婶则是一手揉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撩开裙子揉起了沒穿内裤的骚逼。
看着身下正在吞吐着我肉棒的素纯婶,我兴奋的几乎忘记了身处何地。正在我忘情的抽插着素纯婶的嘴时
,素纯婶忽然用力的拍起了我的背,传来的疼痛让我突然惊醒。
一阵嘈杂的聊天声传来,听声音应该是一群孩子正在接近。我慌忙的从素纯婶的身上起来,在拉裤链的时候
还夹到了包皮,疼的我是龇牙咧嘴,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反观素纯婶则是从容的多,虽然脸色的潮红还未褪下,可是她那不急不缓的样子,实在让我着急。
在我穿上背心后,一群拿着篮球的少年从后方小道上路过,虽然有几人看了看我们的方向,可也沒起什么
疑心。
待他们过去后,我本想继续把未完的事业做完,可素纯婶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在我鸡巴上抚摸了一下
说道:「这裏人多,跟素纯婶回家在继续。」虽然我已经清醒不少,可随着素纯婶的抚摸,我又一次不顾一切的
抱住了她,嘴在她的脖子上脸上胡乱的亲着,身下也不停的耸动。
「你这孩子,怎这么猴急呢。」
素纯婶也是被我弄的有些无奈了,只好重新拉来我短裤的拉链,把愤怒的鸡巴抓在手上,伴随着我的耸动
帮我撸起来。
「哈~啊……亲这里,亲这……」
素纯婶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撩开了自己的背心,两个已经开始下垂的巨大乳房跳了出来。然后用力按着我
的头,一边呻吟一边让我去亲她的奶子,我也顺势躬下身子,把一个紫葡萄含在嘴裏吸吮起来。
「额……啊……真过瘾,阿成,素纯婶的奶好吃不好吃。」「別咬……疼……啊……想不想……想不想幹素纯婶
的骚逼。」「……」「用……用你的大鸡巴幹素纯婶。」本来素纯婶还在用力压我的头,估计是想让我帮他口交,
可我贪婪的吸吮着素纯婶的乳房,死活不松口。素纯婶无奈只好撩起自己的裙子,将我的鸡巴往自己的骚逼里送
,可眼前的姿势又如何能满足她的慾望。
素纯婶奋力的将贪婪的我的头推开。
我茫然的看着素纯婶,不知道她为何这样。
见到我的样子,素纯婶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转过身将裙子拉起,开始用潮湿的屁股摩擦起我的肉棒,嘴脸
还低声对我说道:「快……快把大鸡巴插进去,幹我……用力幹我。」素纯婶如此表现,我怎能继续愣着,双手
抓住她的两个乳房就开始松动起来。
素纯婶估计是又被我抓疼了,哎呦的叫了几声,伸手抓住我在她身上乱蹭的鸡巴,便往自己的骚逼里塞。
忽然我感觉鸡巴钻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从鸡巴上传来的感觉比刚刚在素纯婶的嘴里还爽,我更加卖力的
耸动起腰部,让快感更加的强烈。
不知不觉间,素纯婶跪到了地上,双手撑在石头椅子上,撅着屁股任由我幹着,嘴裏还断断续续的念叨着
,「好爽,要升天了,要死了。」「啊……年轻人,真好,真过瘾,……」「使劲,在使劲……快点,幹死我,
幹死素纯婶。」抱着素纯婶的屁股,我如同一头发疯野猪一般拼命的冲刺着,可不管有沒有人在偷看,只是
沈溺在快感的世界。
我喘着粗气,咬着牙关,拼命的幹着眼前的女人。
也许是心态发生了变化,也许是放开了什么,我一边幹着一边开口对素纯婶说:「臭婊子,老子幹的妳
爽不爽……」本来在低声呢喃着的素纯婶听到我这句话后一愣,之后声音明显提高许多的说:「爽……阿成
幹的我好爽,幹死素纯婶……」「随着我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强,素纯婶明显有些失神了,思维
也不如刚刚敏锐,就连有人在不远处偷偷录影也不知道。
我当然看到了,那人我认识,就是我那个隔壁大哥。就是因为看到了他,我才不知为什么忽然底气足了
起来,并且开始和素纯婶一问一答。
「骚货……以后还让不让我再幹妳?。」「恩……好,让你幹。」
听到她的回答,我满意的放慢了速度,几乎停了下来,只用手揉起了她的阴蒂,可显然,这样是满足
不了她的。
「快……快幹我,快……」
随着我的停止,素纯婶的腰部开始自己动起来。这样可不行,我一缩腰,肉棒整个都脱离了她的骚逼。
一股腥臭的味道伴随着一滩乳白色的液体倾泻而出,我连忙把手抽回,后退两步。
突然的空虚让素纯婶十分难过,转过身坐到地上用力的搓揉的自己的阴蒂,不时的还把三根手指插到骚逼
里捅几下。但不满足的她抬起头,可怜兮兮的望着我说:「阿成,快操我,求你了……」看到她这个样子,
我几乎忍不住要上去在幹她几百回合,可眼角边的大哥让我冷静不少。他这人天天在我面前吹牛逼,今天操了谁
,明天要幹哪个,让我十分厌烦,今天能在他面前装逼,我可不愿意这样放弃。
「素纯婶妳以后要不要当我的性奴隶。」
? ? 「好 好 我都答应。」
「让……让……快来幹我,好难受,快幹我。」听到我想要的答案,我稍微斜眼看了一下那个偷拍的大哥,
他现在已经用一只手撸了起来。
我暗觉好笑,你平常不是牛逼的很么,今天怎么看着我幹女人,就自个儿解决起来了,还偷拍,难道是
拍下来回去慢慢撸?
看着素纯婶身下那滩东西,我让素纯婶坐到石椅上抬起双腿。
她很顺从的按照我的要求做了,用她的裙子在她身下胡乱的擦了两把,便挺身直入深潭中。
毕竟是年纪大了,骚逼有些松,不过好在水多,幹起来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使劲……幹我……快啊……」
我双手抓着素纯婶的肩膀,拼命的耸动着腰部,嘴裏还一直「婊子、贱货、欠操」的说着。我现在很疯狂
,好像自由宾士在草原的野马,轻松、自由、快乐、无拘无束,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都非常的开心,就好像
打开了一扇一直关着『我』的门。
突然鸡巴被加的紧紧的,一阵高亢的尖叫也吓了我一跳,如水般的暖流沖刷起我的鸡巴,身体也被素纯婶
抱住。同时还能感觉到素纯婶在我怀裏一抽一抽的痉挛着,不过我可不管这个,趁着素纯婶缩紧之时,加速
抽插起来。
「素纯婶……我要,我要射了。」
「恩,射……射到素纯婶的骚逼里面也沒事。」
一阵疯狂后,我也达到了巅峰,浓稠的精液全部灌进了素纯婶的身体里。
……
「你说的那些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实见过不少人和家裏的狗弄。」身体还有些发软的素纯婶,和我一起
牵着狗走在回家的路上,刚刚我给她稍微讲述了一下我大哥给我吹的牛逼。
「还真有啊?」
「有啊,怎么沒有,你也不是不知道,咱们村子里不少女人的丈夫都出去外面工作了,只有週六日才回来
一趟,那些骚娘们又沒胆子找其他男人,只好养只大狗来解闷啊。」「那素纯婶有沒有试过?」「一边去。」
见到素纯婶红着脸不正面回答我,我偷偷的把手在素纯婶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有人,別鬧~」
「那你说嘛。」
「我真怕了你了,明明挺老实的一个孩子。」
我又开始往素纯婶的胸口摸去。
「那是去年的事……」。